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實非得已,將得從lof撤退了,謝謝大家一起玩至今,再回。噗浪號 xiaotiaofam。

之前想的磷王子的劇情在67以後粉碎了一部分,因為磷在和王子的關係中劣勢得比我以為得多,原先我想說他們能做到虧人應該是交情已經不錯了但。

《填補的辦法》是有後續的,磷如願使用了一般的方式進入王子,王子要他喊他的名字,這是一次,王子要人使用『艾庫美亞』這個名字來稱呼他,雖然磷葉石有點不是很明白,這是在呼喚他,或是在念誦一個名字。然而,即便填滿了,也什麼都沒有發生。在一瞬間,磷,大概是像暈船那樣,鬼使神差地思考著拯救王子的辦法,不是月人,而就是王子一個人。要如何使他快樂,而不是消失。他想想南極石和黑水晶,覺得這不是絕對辦不到,肯定有什麼方法能像他們讓自己振作一樣地,讓王子見到光明。就算是從對面來的、敵對的磷葉石也許也辦得到。不,跟過往有什麼關係並無關係,總而言之。然而,他又想到辰砂,覺得也有可能沒可能。絕望。他只有在很有餘裕的時候,或是在王子裡面的時候,才會偶爾思考一下王子的事。可是,沒有辦法,這是連青金石也不會有辦法的問題,是沒辦法問蓮花剛玉的問題,他一個人思考著,然後睡著了,夢境裡是一片黑暗,純粹的黑暗。月人總是在這赤裸的黑暗和光禿的太陽中醒來,宇宙……真是不要臉。磷葉石撫摸王子的臉,用合金模擬射出,隨後再度察覺,自己徹頭徹尾都是假的,總而言之,他甚至無法把一點液體留給艾庫美亞,身為一個寶石,所有的礦物都得回收。媽的。

聖杯王牌和月人建築物之中的水體

67前半其實沒特別虐到我…嗚,當然只有南極石不行這是挺虐的,但按鑽石說法,除了四的螢石之外還有個石,而紅鑽石是可以復原的,假設過去的石都可以復原,只有四以下的不行,那麼和過去的四以下感情話深厚的也要跟著崩潰了,而且每個預防針一醒來就是喔我醒來了,一下床就是喔我親友愛人不可能醒來,那怎麼不得了。磷葉石這兒是虐的,然而要說四以下回不來,那虐的後頭還一清冊呢,誰知道小鑽說的那些是不是全部四以下的了?

另外67最後一頁反而又沒虐到我了,先說王子抱著黑水晶的確是是蘇,然後那個體格差有點嚇到我,王子隨時都是這麼高壯的嗎?和磷在一起時感覺瘦小很多的說(老闆給我來一盤磷王子

在暗處有個噴水池,就歐洲神秘學的符號象徵來說,水是情感交流,流動的水自更是能交流了,而噴水可能有特殊的意含,以偉特塔羅牌而言指的是『關係的開始』。這噴水池在67至少出現了兩次,第一次是黑水晶把賽米踩地上的時候,在遠處門內有個一小景,那會兒就是知道門裡頭有個物體,以及對照後來的細緻圖這物體起碼不是突然出現而是先提示了下的,不過這物體在賽米那格還不確定有沒有在噴(若考慮漫畫的筆觸的話可能的確是都噴著沒錯),若是到末頁才開始噴,那麼這噴水池暗示的,也許是王子和黑水晶、黑水晶和幽靈水晶、黑水晶和磷葉石等等黑水晶身上人際關係的重大進展了,重點,這進展會是好的,不是壞的。為何好的可能性大,月人建築物隨便亂蓋都可以有,這噴水池是正的不是倒的啊。倒的噴水池我就要擔心兮兮了。以及,劇情也要有重大進展了,雖然這部成天在重大進展這麼想的話似乎較為沒什麼。

確實,月人建築物裡從66開始可見很多親切的水體,所以從上一話開始我對月人戒心是降低很多……喔您就說我藍色窗簾吧我甘願一窗。

另外誠心希望找什麼填補物來補黑水晶所構成的空間把幽靈水晶復活啊…不覺得黑水晶真的更願意跟他永別的,獨立和分開是兩碼子事啊…

=

題外話我希望月人根本從來沒搗碎青金石,拿了眼睛是給青金石的人造頭塞回去(腦洞很大

67控制與詛咒

睡前覺得還是筆記下好。這話老實說我對王子好感度提升三百個百分點,瞬間翻白看漲三萬點。

不是看他黑透了,不是看他慫恿/撩黑水晶,或是他孤立法斯的陰謀,或是他引爆了一個劇情新高點,都不是,而是當他說出詛咒這兩個字,並且說他很了解,我覺得市川老師第一次揭露了王子的內心,然而由於黑水晶的精分發展,王子的揭露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不,我不覺得他慫恿了或者撩了或者引導了黑水晶。是,他說了一些在黑水晶聽來駭人聽聞的話,但我個人覺得黑水晶是由於一口氣發現了太多事情而劇烈擾動。以下從(完全業餘)心理學的角度談。

先說虹膜裡的幽靈水晶這事。幽靈水晶留在虹膜裡,但這如同各位多少想過的,幽靈水晶和黑水晶的分野究竟在哪?幽靈水晶和黑水晶是在存在意義上可以分割的嗎?他們擁有各自的意識和內含物,不過另一方面而言我也認為他們是對方意識的必須構成要件,並且互為彼此的內含物。所以,虹膜裡的幽靈水晶一旦剔除,一旦在數學上完全刪除了幽靈水晶的部分,完全失去幽靈水晶的黑水晶還是黑水晶嗎……?這其實是『摻雜幽靈水晶的黑水晶是黑水晶嗎?』的鏡像提問。假若身體裡有另一位的內含物,就會受到無聲無息的『控制』,那麼我想他們從前根本就會混在一起而無法『獨立』而『對話』,還有搶奪身體控制權之類的事件。

那麼幽靈水晶的殘餘的控制是什麼意思……?我看到的當下想的是,眼睛裡頭儲存的思想、感覺和記憶就是『要守護好磷。』而這說不定是金剛私心留下來不換的理由。於是黑水晶的思想裡頭就有這麼一塊存在。他總是會想回到這裡。

癥結在於,這其實是幽靈水晶的思想,所以對黑水晶而言是一份唯讀檔。他會含有這個想法,卻由於這個想法並不屬於/源自他,所以這個想法無法被他更動,無論後來怎麼發展。而一旦發生極端狀況(掉頭),黑水晶也無法放棄這個想法,因為這不是他自己的想法,他不能『臨機應變』,他會固著、機械化地僵硬堅持住。幽靈水晶才有辦法改變這個思想。這就像任何人受託做一件事,當情況發生變數,事情難以順利達成,受託者一般無法決定怎麼『彈性應變』,或是『決定』要不要放棄,因為,那是別人託付的意志。然後,就會用超常的方法,總之還是去達成。

可是,幽靈水晶已經不在了。起碼,已經到了無法個體運作的程度的不在。所以,這個思想就成為一筆呆帳在那裡,鎖血著,任憑怎樣也改變不了。事實上要是幽靈水晶本人來決策,他會私心支持磷到這個程度、支援到這個地步嗎?這還很難說……對,他無條件支持磷,但他能選擇形式吧。就問他會把磷放在青金石前面嗎?把青金石的頭給磷?關於上月的寶石會不會回來,幽靈水晶和黑水晶持相反信念,認為『一定會回來』的幽靈水晶相比於認為『一定不會回來』的黑水晶,更不可能使用青金石的頭吧。他說不定還會直接認為,磷葉石的頭也會回來。給頭這事我還是覺得黑水晶決定的可能高些。

於是,黑水晶『要守護磷』的思想在此變成了一股『強迫性思考』,心理學上的意思就是思維中的強迫症,總是總是總是這麼想不可,思路總是回到這裡這個思維優先於一切,更勝過自己的安危。

到了這個程度,就是詛咒。

這個詛咒,也許,與其說幽靈水晶,其實是金剛造成的。(這是我的看法,因為王子的說詞是金剛受到阻撓,但我覺得金剛太偏心磷了。)但是,這個詛咒和惡意沒有關係,只是就是這麼個結果:『無法掙脫』的狀態。

另一個可能是,在金剛打算換眼珠時,這個強迫性思想已經在作用了,所以黑水晶反射性地拒絕更換眼珠,自己還不知道。如何能自己不知道?……看他那樣精分地自裂地移動啊。他是倒退著爬向外頭(裡頭?)的。那是幽靈水晶在拉扯他嗎?……我暫時持保留態度。

自由,在這裡指的,也許除了能夠選擇自己真正的可能性,也包含有『不痛苦』吧。

=

那我為什麼對王子好感翻三倍以上?他並沒要對黑水晶揭露自己的意思,充其量是在說明中用自己的經驗來佐證自己的說詞。而且當他在說這些的時候,我,也許有點想太多,但我覺得他眼神、整個神色都是失落、落寞的。我想知道他過去的遭遇是什麼?他被託付了什麼?他如此憂鬱不快樂,連一點點快樂的樣子都做不出來的原因是什麼?他如此冷淡又寂寞脆弱(根據小月人們要磷別欺負他那兒)的原因是什麼?月人們愛戴他,想必他也有值得人愛戴尊敬的,關懷大家的偏好(起碼工會他完全是在乎的),那麼他完全不愛自己的原因是什麼……?在孤苦無涯的生命裡,月人們還有王子可以愛,來從痛苦中喘息,但王子沒有,唯獨王子沒有一個喘息的居所,為什麼?

67話我看到的是他拒絕讓黑水晶步上他的後塵。

==========
我等下個月老師打臉

我現在希望全押在青金石空降來保護小磷給小磷關愛讓小磷撒嬌然後跟艾庫美亞斡旋過招了

來,青金石快醒!

67 murmur
有捏捏捏捏捏碎
王子中心發言








原本覺得這回我大概會無限討厭王子到死了,但是看完感到 我 我要換本命了嗎???

看到196和207(月刊頁碼)最後一格王子的表情我完全失守倒戈(雖然這部本來就沒有嚴格意義的陣營…我覺得…

實在太想知道王子以前被囑咐了什麼,也絕對跟他現在的性格有關,其他月人都很痛苦但還開心得起來,他完全沒辦法,他的詛咒到底是什麼

之前只會想說嗯嗯就是一個將來會漸漸揭露的劇情,但是(一方面是黑水晶所以特別認真看這話)覺得第一次看到王子確實顯露出非常失落的樣子

雖然黑水晶可能沒有察覺因為他實在太震驚駭到了
而且他也沒有比較的辦法,誰也看不到哪個人和另一個人『獨處』的時候(除了讀者--跟看監視器的人--)

但我覺得王子連在和磷的談話/對質中都完全是遊刃有餘留幾百手
就算失意也立刻有其他月人出來搞笑緩和氣氛
但這裡沒有,完全
作者也沒有給黑水晶察覺的機會,王子的失落因而完全是自然自發無目的的(不演給誰看)(除非老師在耍讀者…)

拜託誰來拯救一下王子啊~~~~小的我受不了~~~~

68快來…

好想做魔女集會王子魔女與小磷葉石的,然後看了65。

啊啊啊啊啊啊啊rrrrrrrrr

其實根本只有小藍害怕辰砂對不對( 你看那議長給砂砂介紹得

填補的辦法

磷葉石x艾庫美亞,直接上。


月人所擄來的寶石以古代生物來說無一不是遭受了毀滅了自由意志的暴行:綁架、分屍,所以沒有一個是快樂的。一直以來,月人多少以為寶石和他們一樣,是盡力在維持生活,直到有了磷葉次石這個和他們平起平坐處變不驚的訪問對象。那顆星球的生活其實似乎是真實的,如果沒有被月人擄走的風險的話,那裡的無盡時光可以每分每秒都是幸福快樂的 (也許辰砂、金紅石和蓮花剛玉除外)。明明一樣是無止盡地存在,寶石和月人如此不同。根植的苦痛,從磷葉石帶來的堅定意志與敵意可知,對面的生活是美滿的,所以苦痛並非單純根植於生活或是時間,而是別的東西。關於這一點,在在提醒了他,月人是爛人的靈魂的剩餘的無機混合體。所有的記憶都失去了,只剩下悲楚的感受,他們後悔,卻無從得知在後悔什麼。唯一記得的就是祈禱機器的來龍去脈,但他罷工。他們弄丟了過去,因而無法從過去解脫,也到不了未來,亦踩不到現在,漂浮在空中,就像從對面看來,月球漂浮於空中一樣,毫無意義地週而升落,月光對自愛的寶石終究是沒有意義的。月光是光,而又不是,只是日光的偽作。


磷葉石自從知道了艾庫美亞這個名字,就不再叫他王子了,具體原因不明,也許他也不認為一個人有什麼好為自己羞恥,只有艾庫美亞在乎,也許所有人類的羞愧都聚集在他身上,也許他就是羞愧的聚合體。磷葉石的確認識這樣一個人,一個羞恥得渴望被月人分屍、綁架的寶石,一個能夠就月光而活的,和月人一樣自恨的寶石。說著,磷葉石眺望遠方的球體,從這麼遠的地方看去,虛之岬離學校也是那麼近,近得無非是同一個地方,而離月亮如此遙遠。我不知道為什麼要討厭自己,要怎麼辦到討厭自己。已經學會飲食的時機的磷葉石,此刻啜了一口湯。寶石人不擁有消化道,所以他並不太能真的喝下去。即便不知出於怎樣的奇蹟之手擁有消化道好了,不能消化的話吃下去的東西也會一個咕嚕掉出來,或是阻塞在彎結處,所以吃下去並不是個好點子。


直到南極被你們抓走。你真是罪孽深重。


磷葉石放下湯匙。湯匙和盤子發出清脆的聲響。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沒有任何理由判定他是代替我被抓走,雖然你們出現的時機和地點實在很湊巧,然而月人根本沒有鎖定哪個寶石。既然你們的目的是磨成那樣的粉末,薄荷綠對你們而言八成是一點意義也沒有。


磷葉石把目光從對面移向艾庫美亞。


真是奇妙。在這裡,堅硬的東西互相碰觸也不會碎。這是為什麼呢?


沒有特別為什麼,本來東西就不是碰到就會碎。


是嗎。磷葉石低頭玩了玩湯匙和湯,又抬眼望向那邊。


真正討厭自己的話只有一次,就是幽靈水晶向他道謝,他發現自己是個自私又疑他的人渣。還是有的。他和辰砂是越來越像了。不過,辰砂討厭自己。


艾庫美亞拜託他一件事,領他到學習性的房間,說,我一直在尋找,填滿的方法。


填滿什麼?


基本上,寶石是實心的,不能夠多填什麼東西進去。他們保留了雌性的孔洞,也許,王子說,那是在你們每一個身上尋找……或是注入博士。你們每一個,都是博士的一個特徵的延長。譬如說金紅石繼承了外表?是的。金紅石並不是一開始就那麼打扮的。那是機緣。什麼注定;未來和過去是一體的,現在過去未來是三位一體。這種玄話你對青金石說去吧。


但是,那就只是一個洞,不能像人類那樣運作。那是一個紀念品,裝飾品。所以,填滿或不填滿,實作就只是表面上的差異而已。基本上,人類的魂和骨的主場是死後,死了的是不能繁衍的。


填滿我。


磷葉石挑眉。


你是雌性的嗎?


跟那沒有關係,性不是只跟繁衍有關。


那麼,你是陰性的嗎?


我是空洞的。我沒有孔洞,我就是孔洞。


磷葉石瞇起眼,瑩透的綠色壓出了彷彿一觸即破的水珠似的圓。


好吧,就照你說的做。我們要怎麼開始?




磷葉石半躺在一張柔軟的大椅上,艾庫美亞跨開雙腿跪坐在他大腿,衣衫依據情境敞開了垂掛在胸膛的側畔,月人全身上下都是同一個顏色的霧,但隱約可見的線條還是能呈現出內與外的層次。


衣衫襤褸和衣衫不整,顯然是後者。打赤膊和裸露,顯然是後者。前陣子完全分辨不出來的差異,磷葉石此刻有了感受。艾庫美亞縮著下巴,挺著腰,撫摸磷葉石的臉頰。你學會了?託你的福。我很榮幸。不敢不敢。沉默。說話變得有點困難,吞吞吐吐在唇中。艾庫美亞指尖滑經他的下巴,順過脖子,停在鎖骨。我們接下來做什麼?


沒有特別要做什麼,做你想做的吧。


我沒有想做什麼。


艾庫美亞閉上眼。


不,你不能沒有,沒有的是我。此刻,至少此刻,你不能沒有。


磷葉石嘆了一口氣。


但我確實什麼都沒有,我的一切不都被你奪走了嗎。


艾庫美亞伸手一揮,把他這句埋怨擺散,微弓起腰,把身體稍為向前挪。喂。


不要命令我。


那,請。


唉。磷葉石又嘆了一口氣。你想怎麼做?用手嗎?不。不要用手。上次用手,很沒實感。那要怎樣?用你的洞吧。什麼?


我不懂。


用合金。你的洞。明白嗎?


你可以再開朗一點。我不懂。


從你的洞,伸出合金,到我這裏。好嗎?


這有什麼特別的?這跟手有什麼不同,不都是裝滿你嗎?


不同。


那你願意解釋嗎?


不要。


那我也不要。


……。


當你是雄性的,用哪裡去裝就會有差別。


但我沒有感到差別啊。


當你是雄性的,雌性的我被雄性的你用哪裡裝了會有差別。


……。


艾庫美亞。


什麼事?


我沒辦法愛你的。



-----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寫成這樣,我本來是想寫磷王子愛愛的。

自咩哞一個

500ml容量瓶:

一个实在没什么意义但是很费劲的关于宝石人穿什么鞋子的考察。

我又占tag了(1/1)
——
补充说明一下,长条里没提到的穿的应该都是流行款。

魔女世家的男性會具備一定的魔力,但使用的話總會有所耗損,不如女性,天生與魔力和平共處、相輔相成,男性似乎和魔力是冤家路窄,用了折壽,不用又有時避不開魔女多少會遇到而且避得開的倒楣。黑水晶小時候是用的那派,現在不用了,專職殺手,物理性質的,真辦不了又不想拱手讓人的事情才去找姊姊幽靈水晶和表姊青金石,兩人都是同輩中的奇才,巫術界的新星。說到巫術,黑水晶自從放棄了魔法和儀式後,更認真於巫醫和卜筮了,以家族來說大概是還俗的巫師吧。魔女一般來說在拋頭露面的時候是沒有性別的,只有親近的人才會知道具體的性別,因為性別所區分的能量太強大,一旦被鎖定的話,就像被掌握了自己是光屬性還是闇屬性一樣危險。所以,取名字的時候,還是取個不男不女的名字好,或是中性的詞彙,比如他們是礦物,或意義不明的詞彙,像月人那一族。

唉,治安不好啊。

有一天,黑水晶遇到一個薄荷色的少年,少年看上去十一二歲,不太說話,目光不是無神,就是過於銳利。少年的衣服似乎已經穿了很久,而且飽受磨難,保暖的功能也許都折半了。他是個麻瓜,這很清楚,然而黑水晶把他帶回家,入了籍,給他一個巫名,磷葉石。

--
稍微記個
巫師撿到小朋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