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一個青金和月法人格交棒的腦洞

漫雷 63

~

~

~

黃鑽從驚嚇中平復過來,也許是將憤恨壓抑下去,問磷葉石道:『剛看見這些沙子的時候,你在想什麼?』

『呃,我……』磷葉石猶豫著要不要說,要怎麼說,才不可憐,提眼看見黃鑽側著臉望他,髮鬢垂落成簾,眼神似乎是已經決定不對小孩發怒。

『我在想……南極不會回來了……』

磷葉石還是別開了眼才說得出口的。他扁扁嘴、眨眨眼繼續:『還有幽靈水晶,也不會回來了……還有青金石,也不會回來了』

黑水晶坐在半遠處,在黃鑽與亞歷中間。看著青金石的臉,用青金不會露出的落魄表情,說青金石要永別了,真是奇異。就像月亮這個奇怪的地方。磷葉石到了月亮上似乎就變得有點奇怪了,沒有三半的白目,沒有合金的冷僻,沒有青金的從容。有三半的脆弱,有合金的憂鬱,有青金無法插身的那股無可奈何。

『我……還想,南極石常溫下不是液體麼,也許……也許可以專把液體挑出來復原他……但艾庫美亞說月球很冷,南極石不會融化。』

磷葉石抬起漸漸垂下而瞪著沙的雙眼,放向黑空之中,斜一點的地方,就看得見他們的來向。

『所以我……我想,起碼不能有任何一個人再被擄走磨成粉了。不能有任何一顆寶石。我……無法想像,如果下一個是辰砂,或黑水晶,或青金石的頭--』

說到這裡,磷葉石流下了金淚。他木然地目送合金流走,無法控制,也無法喚回。滴落的合金似乎不含微小生物,只是不斷離開。『呃……啊…這…』隨後他的腹部裂了一道很大的,蛇行的痕。磷葉石伸手去摸,然而手的形狀開始渙散。『喂!』黑水晶站起來,合金和磷葉石的平衡似乎開始剝落了,黑水晶跑過去,腦中想著怎麼辦?要不要把他打碎?可是、可是金紅石沒有來。

『喂,你還好嗎?』

磷葉石忙著和合金溝通而未能回答,也許這個畫面還是太可憐了,亞歷突然爆出一句:『那你為什麼要騙我們可以和他們講話?』在鑽石來得及阻止他前,整句話就被完整地說完了。幾乎在同一時間,磷葉石腹部的裂痕擴張到了肩膀、鎖骨和腰下。『不!不要!』黑水晶掄起拳頭--然後被溫柔地擋住了。磷葉石的手完全恢復原狀。他語調平穩地說:『等等。碎了要讓艾庫美亞補,讓他幫越多忙就欠得越多,所以別衝動。』這個口氣並不是磷葉石。『“黑水晶”?你比小磷形容的更加可愛啊。』

『青……金石……?』

黑水晶張口結舌地問,磷葉石的手輕輕地撫弄他的拳頭,從手心勾勾他的手指,讓他把手放鬆伸展開來。

磷葉石的身體站挺起來,身上的裂口居然開始拼合。『啊好乖呢。』他低頭說,接著正眼看亞歷:『騙你的人是我。騙磷葉石只要到月亮上,就能找到適合辰砂的工作、帶回南極石和幽靈水晶……解開所有謎團的人,是我,都是我。所以要怪就怪我好了。』

『青金石?』黑水晶的眉頭都皺在一起了。『是我。我是青金石。磷葉石失去意識了,我會代管他的身體一陣子。到他醒來為止。』他沉穩地微笑。『他又睡下去了嗎?一陣子是多久?』『這個嗎,我也不知道。』他的笑容褪去了。

青金石閉上眼,再張開時對著眾人道:『請多指教了。』他提起手到耳際,才想起頭髮短了沒有得撥。這樣啊……青金石輕聲說:『對不起呢,我太逼他了,沒有保護好小磷。』他繼續方纔小磷失敗了的動作,摸摸腹部的裂口。『雖然你才醒來一個春天,不過發生了很多事,就再好好休息一下吧。只能一下哦。』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