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記憶的國度 1

「南極……不會回來了。幽靈也不會回來了。還有青金,也不會回來了。青金一直在我的裡面,鼓勵我、指導我、保護我,為我加油。雖然現在也一直在努力,身為我『裡面的孩子』,但他再也沒有機會出來了,會一直被關在我裡面,只有我能夠看見他、聽見他、摸到他。努力了然後犧牲了的南極和幽靈也是一樣。我曾想過也許可以把液體的南極分離出來,但艾庫美亞說月球很冷,南極石不會融化。所以我,只能不想要再看見任何一個寶石被擄走、磨碎。而我能想到的辦法……」

磷葉石睡下了,相對地青金石從他的體內甦醒過來,關於自己的部份身體被當作其他素材這一點,青金石的理解是自己會成為後人的部份,而磷葉石認為自己可以加上部份的後人或單純素材復生。基於當前的主宰是磷葉石,磷葉石的看法得到了身體的具體肯定,覆及了青金石。當他剛醒來的時候,就像是從水面下來到水面上一樣,就像從瞌睡中清醒,萬物得到革命性的清晰,對於先前的事發並不是沒有記憶,卻不能說有所體認,那像是從一個人生旁觀另一個人生一樣,像是從台上看見了台下,從舞台上看見舞台對面以及觀眾席裡。是的,並不是從觀眾席看見舞台上,他是生活在磷葉石裡面的孩子,透過磷葉石的眼睛看見了窗外。他在裡頭,之於外界沒有任何存在感,他只是從磷葉石的體內旁觀磷葉石的舞動。當磷葉石回到一個人的演員休息室時,他才有辦法和他說話,除此之外,青金石的聲音、目光和形體,都是平行時間裡的存在,都是夢境的存有。

他並不討厭這樣,反而還有點喜歡,因為如此一來不論在任何情況下思考,都不會被打斷,也沒有危險。他可以無限地觀察和推測。雖然,沒辦法自由地決定要摸索的方向,但是,青金石能夠在夢裡暗示磷葉石自己想去的地方。非常幸運非常湊巧地,他們想去的方向大致是一樣的。

他們過上了一段滿好的時光,各司其職,各得其所。光是他在磷葉石體內這件事情,雖然黑水晶並沒有察覺,似乎也潛移默化地改變了磷葉石和黑水晶的關係。唯一的遺憾是他沒有辦法唸書給黑水晶聽。無論如何,那不像是磷葉石會為黑水晶做的事,或是黑水晶願意讓磷葉石為他做的事。青金石是黑水晶明明白白的寄託,也是磷葉石暗地裡的依靠,然而,黑水晶還沒有依賴磷葉石的能耐。顯而易見的,多數時候是磷葉石在依賴對方。為此,青金石能做的事,就是讓磷葉石,在可能的範圍內,依照他自己的風格,盡力為黑水晶著想。青金石並沒有直接面臨到過黑水晶為了磷葉石精神短路的那個場面。那個時候他還是一顆孤立的頭,孤立的頭部本身就是沉睡。由於當時磷葉石和青金石都在沉睡的狀態,所以他們兩人都沒有相關的記憶,或衍生的經驗。

當他醒過來時,終於,畢生第一次感到自己鑄下了大錯。讓黑水晶失去磷葉石,這是不行的。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