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記憶的國度 2

剛開始的時候有點兒小難,青金石並不熟悉這具軀體,手非常地沉重,腳非常地輕盈,而軀幹說不上是坐落於介在空洞和纖細之間光譜的哪一個點,削去的頭髮從頭部帶走的重量也影響了他的平衡。物理上軀體是平衡的,只是這個平衡是各個地方突出的性質互補的結果,並不均質。本來青金石就是多種礦物共生的寶石,所以對於成分不同毫無意見,然而如此極端的分布仍令他有點苦惱,有時覺得身體的每個部位都要往各自的方向飛奔出去,腳希望奔向辰砂,手和鞋跟想要追回南極石,頭心念著黑水晶,這些青金石全都感受得到,而最後,流動於全身的合金絲流、覆蓋住表面的合金薄膜,把一切都捆綁在一起。青金石猶然在恍惚間能夠聽到遠方的呼喚,那是各式各樣呼喚的集合,笨拙的聲音合併成了型態微妙的物質。老實說,他並不是很有把握,是換上了頭的磷葉石步上和黑水晶相依的路途,所以青金石的頭在乎,或者是因為青金石的頭在乎,醒過來的磷葉石定著了更多思緒在黑水晶身上。

這一切都混合在一起,變成淆亂的海面,泡沫和波浪熙來攘往,纏綿悱惻。他把手指插入短髮裡,梳出來,又插回去。他聽懂了,這是浮冰的低語。

他從夢裡醒來,很普通地那種,字面上的醒來。起初幾天每次醒來,都會忘了自己在磷葉石的身體裡重獲新生這件事。青金石本身的記憶,他只有頭的部分,還不含髮絲。他擁有的記憶和認知大多是磷葉石的,而磷葉石的生命和他毫無重疊。而磷葉石的記憶也是片片斷斷,很多地方稍加細想就是死路一條。磷葉石本人或許沒有發覺,因為他並沒有系統化自己的時間和歷史,但青金石只是稍加整理,就掃好了整座迷宮。所有的入口,以及所有的出口,都不在原本形成的位置,也不是原本的形狀。有些牆壁,則破了洞,迷宮毀壞又自濟以後,生成了新的迷宮,野生的,又人工,很多事情難以辨識。對磷葉石來說,也許迷宮就是迷宮,在青金石眼裡,則是死去的啞謎。

他從沉思中抬起頭來,深深嘆了一口氣,今天也是一無所獲。青金石試圖在內在的土地和水裡找尋磷葉石的碎片,或者痕跡,然而磷葉石恐怕已經消逝、建構成整個背景了。如此一來,要把他離析出來,可就非常困難,在小鑽說的往事裡,有一隻蝸牛,但現在,他們是在無邊無際的月海裡。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