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記憶的國度 3

青金石迷迷糊糊地想起和小鑽說好了再一起打牌的約定,和擊掌的聲響。這個約定遲了一百多年,直到現在也沒有兌現,感到胸口一陣痛苦。痛苦不是磷葉石留下的唯一感覺,不過所有感覺都不外乎痛苦的範疇,差別在於細膩的痛苦,尖酸的痛苦,難受的痛苦,寂寥的痛苦與苦澀的痛苦等等。從磷葉石的眼窗望出去,外面的人似乎對此沒有多少覺察。這痛苦在和南極石搭檔之前就存在了,不如說南極石是第一個排解他痛苦的人。他的渺小和卑微和笨拙與脆弱,都被南極石一邊數落一邊接納還予以鼓勵。真是痛苦。磷葉石到底把快樂和舒服的記憶存放在哪裡呢?

他受到召喚,聽見各式各樣的聲音和話語,浮冰的碎語,南極石碎裂的幻影,還有做夢,那些無法和現實世界的現在結合的資訊,就做夢,在夢的對面呈現。第一個夢是磷葉石把黑色的幽靈水晶禁錮在合金的方塊裡,掩住黑色幽靈水晶的嘴,讓他完全不能與外界接觸,不能振動一點物體或空氣。他看見磷葉石透過小柵欄看著的,半是驚恐半是荒唐的黑色幽靈水晶,聽見支離破碎的磷葉石與西瓜璧璽支離破碎的對話。第二個夢是磷葉石在水邊和鈷石談話,暗想著『南極比我更加親切……』的心聲。第三個夢是磷葉石被剛裝上的合金手臂禁錮在合金的方塊裡,手足無措氣急敗壞地透過小柵欄目睹南極石的瓦解,嘴也被合金捂著,無法振動一點物體或空氣。第四個夢是南極石用一根手指示意他別叫,別讓月人發現,保護好自己。

青金石竄地一聲醒來,在床上揪緊著棉被大哭。與其說害怕黑色的幽靈水晶像南極石一樣被帶走,也許磷葉石是害怕一度戰敗被帶走了一半的幽靈水晶,另一半也會被帶走。他覺得幽靈水晶弱,這沒有辦法,因為確實已經被帶走了一半。他希望黑色的幽靈水晶乖乖好好待在那裡,即使合金牢籠外面的寶石全都粉碎。他知道黑色的幽靈水晶並不想要受到這種自殺式的保護,因為他也不想受到南極石那種自殺式的保護。幽靈水晶不行,因為幽靈水晶想要保護他,所有想要保護他的人都遭遇不測,所以磷葉石不准任何人想要保護他。應該是他來保護人。然而,南極石教他的保護人的方法就只有這一種。

他不斷地哭,在月人設計的彼此相隔超級遠的房間裡,誰也沒有察覺他的發現。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