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記憶的國度 3 改

青金石從第四個夢醒來,在他與磷葉石的原野。風吹動著他的髮絲和衣袖衣襬,在這裡時間不曾流逝,也不曾停滯,他們維持著老師所雕刻、祝福的最單純的模樣。他靜靜坐著,讓風不斷吹送,即使如此這裡也沒有時間,磷葉石的一生全混合在此。他站起身來,沿著岸行走,不論往哪個方向走多遠,都看得見浮冰的高架,高聳的架狀體從遠方眺望,也顯得嬌小。他漫無目的地散步,最後來到了原點。

青金石從他與磷葉石的原野醒來,在月人設計製造的高塔房間,四週是亮與暗曖昧的天空,沒有雲朵,也沒有霞光,只有遠方一顆光裸的太陽,現或者不現,他們出發的星球如從前的月亮高掛於遠方,一切都在遠方。

他去找小鑽玩牌,其他人漸次加入,每天打著無聲或者嬉鬧的牌局。艾庫美亞只願意信任磷葉石的判斷和計畫,磷葉石回來前大局停擺,他們待在月亮上,月人也不再前往地球,老師和地上的寶石們不能自行前來。月球上的寶石每天打著嬉鬧或無聲的牌局,在這裡的大家開朗起來總是玩得很瘋,小鑽、黃鑽、亞歷和小透綠的笑聲此起彼落,這是寶石們千百年來最擅長的。他們在那裡,什麼都有,什麼都沒有。

艾庫美亞教他們一種叫做飲食的治療,和一種叫做性的運動,或是叫做飲食的運動和叫做性的治療。這些並不適合寶石的身體構造,所以他們光聽就覺得無聊。磷葉石會做這些。艾庫美亞說。是嗎?青金石提起睫毛瞪了他一下。你和他很像。艾庫美亞閉上眼鏡說。謝謝。青金石平了挑起的眉毛,邊說邊想黑水晶。

你在這裡安分很多。蓮花剛玉這麼認為。青金石其實只是把大部分的思索心力花在如何找到磷葉石上頭。

過了一陣子,艾庫美亞教他們擁抱和輕柔而紮實的肢體接觸。力道控制得好的話,寶石相碰並不會裂。他說,邊伸出手示範。訣竅是快要碰到的時候停止用力。施力是關於方向,而不是標的物。想像你的手是移動到對方的表面擱著。用力的時候把力量往自己的裡面涵養、收縮,而不是把力量注入對方的身體,你們沒有柔軟的構造來緩衝,所以不能向對方施力,或被別人施力。有些人可以,那是因為他們硬度低,延展性高。延展性低的話還是不建議這樣做,因為受力之後的變形可能無法復原。實在拿捏不好的話,就像以前一樣只碰觸穿了衣服的部分吧。布料雖是薄薄一層,聊勝於無。

他學會了以後,請黑水晶矇起眼睛,而後擁抱他,告訴他可以叫他想叫的名字,哪個他都會回應。黑水晶抓著他的手臂,首先還是喊出了青金,緊接著他說,對不起,我好恨你。我恨你這個個性,自己被擄走了,這麼久,這麼久都不在我們身邊。還蠱惑了磷葉石。我恨我因為這種事恨你,明明我知道自然的都會發生。

青金石接下了他的恨,撫摸他的頭。

硬度和延展性的事情我憑薄弱的地科知識寫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