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記憶的國度 4-2

青金石繼續每晚做那第四個夢,然後醒來到原野,不同的月相讓他尚能分辨來到這個夢幾趟,也就是在月亮上過了多少日子。很多。黑水晶繼續耍孤僻,時時刻刻不見人影。青金石被帶走時他要撐起幽靈水晶的精神,幽靈水晶被帶走時他要扛起磷葉石的精神,磷葉石被帶走時他沒有任何負擔可以用來分心,第一次他去巡守冬天,而在無所事事的月亮上,他徹徹底底地潰堤。在還沒有任何頭緒之時,青金石也沒臉兒去見他。真是疼,他心想,真是疼,我知道你疼。每天從原野醒來到月球,青金石都習慣性地想順頭髮,每天早晨都撲了個空。有時他起床,就坐到椅子上,趴在桌面想,嘟囔磷葉石,你上哪兒去了呢?就他所知磷葉石哪兒也沒去,磷葉石的微小生物也在生活,然而磷葉石的意識不知所蹤。他正在逐漸取代磷葉石,他很是疲憊。

他開始嘗試艾庫美亞所言磷葉石學了做的事,寶石的消化非常緩慢,不能像月人那樣頻繁地吃,性則由於感官的差異他完全不曉得這是在玩什麼。和身體打交道打得越來越順遂妥貼了,生活變得更加容易。他正在逐漸取代磷葉石,他很是疲憊。每當閉上眼,浮冰甜美的呢喃便充盈於耳,宛如流進耳朵的水,漸漸填滿耳道,當完全浸沉在水裡,和水就完全連接、合為一體了吧。合為一體……其他的生物都渴望和某些東西相接,合為一體,和食物,和配偶……

沒關係。

不要緊。

沒事沒事。

不哭不哭。

別怕。

青金……

青金石坐直,啪地拍下桌面,這啪的一聲,蔓延成更大規模的龜裂,回過頭來,有是南極石抿緊嘴,雙眼卻在微笑的神情。他望著他,他知道,在某種意義上,南極石並沒有死去。和他一樣,南極石知道某個秘密,保守了幾個世紀,由於冬天獨佔著他,誰也沒有認真地和他一起探討過,關於老師的秘密,那是南極石自己想出來,自己發現的,也許,南極石也明白自己並沒有死去。他和青金石無言地對望,隨後,又豎起了食指。請不要說,他的心聲在房間裡迴響,時間到了的時候,老師會自己說的。在那之前,請不要說。

除了磷葉石以外的人,沒有人能和身體破碎以後的寶石對話,接上了生物寶石的磷葉石的構造,也許和所有的礦石們都不同,和老師也更不同了。磷葉石是動物。由於獲得了動物的身體,他擁有了動物的生命特徵,儘管生物寶石也是動物死去以後的遺骸。這一點或許可以再詳加探討。動物的靈魂更加柔軟嗎?由於動物會死亡,所以動物離死亡更近嗎?由於離死亡更近,所以能和死者交談嗎?這一切,如果在太平盛世,青金石一定有大把興致,悠悠地考慮深究。然而現在,時間以資源的角度看,流逝地極其洶湧,以必須的角度看,匍匐得極為緩慢。他沒有時間多想,也沒有力氣多想。

所以,他決定運用磷葉石這具身體的全新特質,運用瑪瑙與貝,與雖然並不純粹的珍珠,向南極石尋求支援。

『你知道磷葉石在哪裡嗎?』

他連編成一段隱喻都懶了。

『知道。』南極石說,他提起手,指向青金石的胸口。『就在那裡哦。他只是……。』

『只是什麼?』

南極石重複了一次,然而青金石還是聽不見。南極石困擾地瞇起眼皮,隨著睫毛顫抖,說出截然不同的句子。『你找錯了方向。』

『什麼意思?』

『你想找到“磷葉石”。但“磷葉石”是什麼呢?現在的磷葉石是什麼?磷葉石是什麼,和磷葉石是誰,現在是同一個答案的嗎?』

他或許是想要說,磷葉石並不是由磷葉石組成的了。那麼,在礦物的意義上,在身體的層次,找到的磷葉石,會是什麼東西呢?

『我不知道……』

『你一定知道。』南極石放下手,轉身遠望地球。『只是,那值得嗎?』

這些問題的背後,也許答案與問句毫無關聯,這是青金石唯一能歸納出來,也最不想肯認的解答。他在南極石的背後搖頭,但南極石就像親眼看見了他的回應一般,又轉身回來。

『秘密是不能被找到的,只能復原。』

這句話有留在磷葉石的身體裡。青金石接下這段記憶時,真不知這算是語言學的什麼東西。啊啊。原來如此。

『我知道……』

只是,黑水晶一定不會接受的。

『我覺得你不需要這麼擔心……幽靈被擄走的時候,黑水晶接受了磷。所以,現在他也會接受你。只要你……。』

啊啊。最要緊的解答,是沒有捷徑的。

--
車…還沒驗收,再等會兒。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