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花環與翡翠

法斯與老師向

一個未來以後的腦洞

覺得「肉骨魂三位一體,所以月人消散的話寶石人也會走」的推理好合理,整個縈繞不去;不過這種推理就糟了……就屍體來說,魂的消散之後要好一陣子肉才會解體,骨又要更長一陣子了對嗎?

靈感來自天野月子的〈花冠〉與〈翡翠〉,聽〈花冠〉想的是一個痛苦的意象,配著〈翡翠〉寫卻顯得療癒得。〈花冠〉像上過了月亮的磷對老師的歌,〈翡翠〉則像是用最初的磷的聲音,唸出最近的老師的心聲,而在最後,則變成念誦老師的離開

曾經很多年前,天野月子一直是代替我吼叫的人

中間有段時間,他隱退了,更名為天野月,只做音樂不唱歌

然後他復出,不再吼叫

現在月又吼叫了,真好(查了一下又隱退了啊XDDDD)

我努力把一句翡翠的歌詞寫進去了 
 

 

即使是在對老師的信任已經崩盤的時候,他也再度和老師一起笑過,讓老師摸頭,那是從長越百年的沉睡中醒來,以青金石的容貌微笑的時候。剛醒來的那一天,他真的很快樂,得到了漂亮的臉,還有頭髮,還有老師的讚許。讚許他活過來,讚美他的生命。還有摸頭。他真的很快樂,隨後,他去到了青金石的夢裏,疑楚捲土重來。

他隨著青金石而去。在意圖令老師工作的長久努力都徒勞無功以後,他會悟過來,也許青金石並不是被帶到月亮上去,而是去了月亮。他早在很久以前就想到了和磷葉石第一次上月相似的辦法,只是他一個人,所以失敗了,沒能帶走頭。

他來到月海,試圖呼喚。青金石一定在這裡,微小生物就算變成了這樣的粉末,也比粉末還要小,青金石聰穎慧黠的微小生物肯定都至今也一樣活著。他在這裡,對著綿延不盡的沙灘大喊青金石的名字,沒有任何回音的黑色天空中,點點繁星如青金石頭髮上的光粒閃閃耀眼。

青金石也進行了很多努力吧。也許,只有身體完美地來到月亮上的青金石,在這裡獲得了無機的頭,從身體再把才能傳達過去。他聽了月人的故事以後,做了些什麼事呢?……菠蘿並沒有提到青金石,這件事理當並沒有發生,可是,磷葉石並不認為青金石會這樣無功而返。

返回哪裏去呢?粉末已是哪裡都去不了。現存最老的寶石是四千多歲的黃鑽石,寶石人身體小小的,要多少寶石人才能鋪滿這一片土地?那麼,老師已經送走了多少的寶石呢?磷葉石復習了菠蘿的話以後,反而無法那麼恨老師了,老師愛他們,這一點並不是他不能感受的。雖然,變得不再是寶石人了的磷葉石,令金剛沉默。

黑水晶在月亮上沉睡過一陣子,他睡著時磷葉石全身都是無法控制的恨,後來他醒來,說這跟金剛老師或月人之類的都沒有關係。他只是,「看到幽靈變成這個樣子,覺得我好像也該沉睡。我跟幽靈是一體的吧?一百年前,我還不可能用『他』來稱呼幽靈水晶。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如果他在這裡,是一片粉末,那麼我……我丟失了的他的部分,我失去了他對我的部分的掌握,我不該也睡在這裡嗎?我好想知道,為什麼我們可以分離……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像紫水晶那樣,和幽靈水晶分開,雖然我真的很討厭他。……啊,他。」他頓了頓,看著自己的潔白身體。月亮上沒有花,沒有白粉,他們之所以可以保持白色的表面,是在白粉掉落以後塗上月亮的塗料。他們離老師越來越遠,他們的時間不斷被打破。「雖然前因後果都是真的,我並不覺得是老師讓我們被抓走。因為……我不知道,這並不是他決定的,他只是無法改變月人的意志。雖然他也有他的意志,但月人要採取什麼手段,和他沒有關係。……也許我偏袒老師吧,可是,啊……我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做傷害自己的事。

我並沒有辦法保護你。你是你,我是我。幽靈水晶也是我,我連我自己都保護不了,怎麼能夠保護你?所以,我至少是不希望你做出傷害你自己的事,我不希望你傷害自己的過去。我不像你那麼喜歡過老師,所以我也不覺得我會比現在更偏袒他……或者更恨他。」

黑水晶坐在床上,磷葉石跪在床角,眼角、嘴角和鼻尖戲劇性地扭曲,這麼誇張的表情,從幽靈水晶和磷葉石組隊以來,實在很少見。從南極石離開以來。

黑水晶拆下枕頭的套子,隔著布套輕撫磷葉石的頭。「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我有點不太確定我想的事情用這些句子是不是能描述完整。我並沒有覺得這種想法很『合理』,可是我就是這樣想的。」

磷葉石低下頭,枕頭套蓋住了他大半個臉。

「因為,老師並不是像我一樣,不祈禱,或不想祈禱;而是不能祈禱對吧?所以,我覺得……恨他的話,你也會很難過。說真的,你皮,我很煩,但你難過,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接下來的話很小聲:「我比以前更喜歡你了,所以你難過的時候,我比以前更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沒辦法再像以前那樣只跟你說些理智的話,我怕那些話都有個萬一會讓你更傷心。」

磷葉石沒有回話。

黑水晶把枕套抽走,套回枕頭,跳下床要出去。

也許,青金石不信老師,但也不恨老師。也許,青金石不信老師,所以也不恨老師。

 

磷葉石和所有的寶石一起從月亮上回來了。所有的寶石誠然是指登上了月亮的完整的與磨成粉以後的所有寶石。粉的那些就是以粉的姿態回來。雖然分揀花了很長的歲月,不過月人與寶石人的戰爭消歇了,寶石人從此擁有了真正永遠的時間,他們能夠恆久地、安穩地分選那些粉末。那些粉末幾乎都是完全一樣的了,與其說是礦石的碎屑,更像是一些分子,他們是物質,僅此而已。最一開始,大家多少崩裂了些,險些要和他們作伴去了。抽離來說,寶石人的恆久時間也是有限的,他們會風化,最後也成為那樣子的粉末。毫無疑問。不然,流星也許也會再來。誰知道呢?古代生物也曾經是現在。

「你不用原諒我。」

磷葉石回到地上,面見老師,他是打算道歉的,不是關於道理,而是關於他跟老師。心裏都盤算好了最精簡、最不牽拖、遷怒且埋怨的腹稿,然而風塵僕僕前來的金剛,在浪花的那頭先行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不用原諒我,「照你想做的去做就好了。」

-----

最後變成不知道在寫什麼系列,還偷渡了青磷跟磷黑跟幽黑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