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關於睡眠 (乙)

漫畫45話,百年之間的衍生。串有49話的哏

主磷黑,含蓮花金紅


天氣太好了,如果不下雪,秋天也許可以一直持續下去。太陽變得不太有味道,嘗起來像遠方的氣泡,不論形狀或是氣味,都只誕生出非常微弱的一點點。金紅石在垣的外側靠著坐著,兩條腿大大岔開,他把衣服脫到最少,盡可能露出礦物的部分,連白粉都故意弄掉一些。可是,就眼睛看來,天氣實在太好了,和夏天只有一點色調上的不同。金紅石打了個呵欠,不遠處透綠柱和摩根正在走來,他們的動作比平常更小一些。金紅石提起手朝他們搖了搖,今天也沒有受傷真是太好了,為了盡可能擷取更多日光,金紅石也盡可能不戴手套了。

十天前,磷葉石接上了青金石的頭,開始老師所說的「靜養一段期間」。那天以來雪都沒有下,月人照樣來。冬眠的日子持續延後,能夠持續保持清醒的人只剩下老師和辰砂,所以辰砂的守備時間移到了白天,不過他還是不太和大家碰面,每天沿著海岸行走,走過沙灘、岬角,走過一些緊臨沙灘的草原。他就這麼一圈一圈地繞著,四處都留下了一些那銀白色的液體。然而,在汙染土地空氣與水,及無力對抗月人之間,老師選擇了污染。在某個角度上,磷葉石雖然找不到,卻創造了只有辰砂才做得來的工作。

金紅石又打了個哈欠。透綠柱和摩根已經走到診療室,也靠坐在垣上休息。磷葉石就像要一次把失眠的日子都補回來一樣,毫髮無傷地持續沉睡。

黑水晶的狀況時好時壞,好的時後嘴一樣利。老師並沒有提議要把磷葉石收進長期修養所,但也許是睏意使日子感覺起來變長所致,金紅石覺得已經過了很久的時間,而這段時間過去,老師這麼判斷的依據,也許已經是溫柔多過理論。當然,沒有人知道微小生物要做多少工作,才能和異物融合,但瑪瑙與貝的腿,和合金手臂,雖然起初不好使,也都沒多久就能動了,這兩項前例讓金紅石對這次手術更不樂觀了。就算磷葉石體內的微小生物非常好相處,青金石的呢?

不過,另一方面,又有種微微冥冥的預感,手術是成功的,因為在搬運的過程中,並沒有掉下來。稍微推磷葉石的肩膀,也沒有鬆脫過。然而,預感這種事情,金紅石並不是很相信。或者說,他並不真的很信任自己醫療方面的預感,儘管這是他的長項,也是他的被認可而特派的工作,但正是他與這份工作的親密,讓他深知自己有多少不足之處。尤其是關於睡眠的預感,畢竟,他覺得蓮花剛玉會醒來的次數,與蓮花剛玉醒來的次數,有著屈指不可數的落差。

「太陽要下山了。」摩根石望著遠方說,伸了一個大懶腰。

「嗯。」透綠柱隨著他站起來。「明天見了,金紅石。」

「明天見。」

到了黃昏,大家就會迅雷不及掩耳地回到房間裏去就寢。等到夕陽餘暉也完全散褪,辰砂也會去睡。

無論如何,黑水晶辭去了長期休養所管理員的職務,暫時由鑽石和黃鑽石代理。這個冬天的職位起了很大的變動。有很多事情雖然默默發生,但不久之後大家都知道了。原本老師並不想批准這個異動,也許他打算先用這個職位把黑水晶擺在學校裏,不讓他戰鬥吧。但是這樣的考量,被辰砂私下阻止了。老師說辰砂也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在老師批准的前一晚到學校來,和老師對視著罷了。

「要往前算的話可以算到很遠的地方。負得上責任的地方也有好幾個。」辰砂就說了這麼兩句。「就算不得已要強迫,也請不要放棄比較溫和的手段。」隔天,黑水晶就成了全職的……圖書館員。

七天後,軟綿綿鑽石組把擱置了一年的南極石正式移入長期休養所。榍石製作了一個小小的盒子,雕滿盛綻的金盞花、百合、雛菊和繡球,由於磷葉石若有似無的不爽,一直也沒有啟用。

鑽石把僅存的一點南極石,倒入木盒的那刻,金紅石也在場,彷彿是為了確認一滴也沒有流出去似地,但是其實誰也不會允許自己犯這種錯誤。大功告成以後,把蓋子蓋上,卡進卡榫。為了避免不慎傾倒時溢流,榍石製作了一段檻,阻斷液體的流動路線,還從外部加了一個短栓。

就只有這麼一點了。然而,即便是剩下了一大堆的磷葉石──可以這麼說吧,算上換裝的腿和手,磷葉石整個身體都還在──也沒有能醒過來。

「我覺得誰也不會回來。」黑水晶那句話一直縈繞金紅石在耳邊,現在又聽到了。如果誰也不會回來,大家在等待著誰呢?寶石的活與死之間,有一段說長甚長,說短很短的距離,就是睡眠。只要裝好了,就一定能醒來,但不一定能裝好。這是最難的地方,其他生物都不是這樣,一旦過了期限,就不可能再裝好了。不必提心吊膽,欣喜又空歡喜。寶石雖然是永恆的生,但有時會陷落於永恆的不生不死。磷葉石正在跨越那條界線。

金紅石起身,打算趁太陽完全下山前去檢查磷葉石的狀況。他每天都會先做這件事再回房間。磷葉石看起來就像是普通地在睡覺,其他生物即使毫無動靜,也能夠從外表看出生命現象,但是寶石沒有辦法。這一點有時後讓金紅石很沮喪,因為不能從其他的生物身上借鑒什麼。在蓮花剛玉的身上,他對此失望了無數次,最近開始,磷葉石加入了這個陣營。他連究竟是哪裡需要補強,或是還能有沒有補強的空間都沒有頭緒,毫無著手之處。只能在一旁等待。

「晚安。」

黑水晶來了,他們每天都會像這樣碰到面。「晚安。」

黑水晶拿著一本書,藍色精裝書皮上,有金色的花紋。粉紅色絲帶從書背下方穿出,垂下。「這是青金石的日記……其中一本。裏面有之前說的那件事。」他低頭翻開日記,紙張刷刷滑動。

「『找適合的素材實在是不容易的事,不適合的素材萬一在戰鬥中排斥就糟糕了。明明長期休養所裏有這麼多萬中選一的材料,卻從來不拿來接在傷者身上,身為長期休養所的管理員,說這種話或許有點不負責任,但我總覺得有點浪費。雖然他們有可能會回來,但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後了。人們漸漸被月人帶走,當記得某個人的人也都被月人抓走,那麼那個人的復活與不復活,還有什麼差別嗎?雖然不復活,對他自己來說一定是損失,但已經不能復活的人,頂多是延續現有的狀態而已。記得所有人的只有老師。所以使用長期休養所的人當作材料,最終損失者是老師──是不是可以這麼說呢?既然如此,』那天就寫到這裡,後面就沒有寫下去了。其他地方都沒有再提到這件事。」

「……這樣啊。」金紅石聽完,睏倦的腦子多花了一點時間消化,愣愣的幾秒中,黑水晶走到磷葉石的床邊,坐到床沿。「你要不要來坐著?」

「不了,站在窗邊陽光比較多。」

黑水晶倒沒有顯得很睏,雖然狀況不好的時後,表情特別陰鬱,不過他的磁場本來就比較,按幽靈水晶的話說,黑暗低迷。確實接觸他以後,並不覺得他是個憂鬱沉悶的人,但黑水晶確實特別地,不人性一些。理智佔了很大部分,不笑不哭,生起氣來還是相當客觀,彷彿他生氣的原因是正義、對錯被觸犯了,而不是他受傷了。就這一點來說,磷葉石漸漸打開他的感性,也是很好的調教吧。他們是互補的,也許早就該相識;然後就像王不見王一樣,黑水晶「啟動」以後,磷葉石休眠。

「好吧。」

黑水晶退進壁上的洞裏,靠在底部的牆上。每天都是金紅石先離開。有次金紅石把手套掉在磷葉石房間裏,他回來拿,在門外聽見黑水晶在說話,一個人談著當天發生的事,語調有起有伏,也有股壓抑迴旋在空氣中,在牆壁與柱子間來回擦過,沒有碰撞便沒有耗損,逐漸累積得越來越濃,每一粒空氣的分子都變得沉重,和上了水氣。照這濕度看來,再冷一點,很快就要下雪了吧。金紅石想,放輕腳步聲,掉頭回去。

陽光灑在青金石的臉上,青金石的身體被帶走時候,差不多就是這個天色。幽靈水晶掉在地上,鐮刀掉在遠處,幽靈水晶失了神,眾人奔跑而來的清脆聲響和微微的震動,以及月人消散之時樂音戛然而止,直到老師問他有沒有受傷,都沒有把他喚回來。老師把他抱起來,金紅石和難得醒著的蓮花剛玉,一起撿拾幽靈水晶和青金石的碎片。

「他把我推開了……青金石,不讓我救他……」

雖然說是青金石自己被打中,但不讓幽靈水晶救他這件事,對幽靈水晶落下了陰影,讓他覺得是自己的戰術和戰力被青金石否定,又或者是青金石也許本來逃得了,畢竟青金石可是斷了頭都能自己捧好的怪才,但為了保住有勇無謀的幽靈水晶而錯失脫逃的機會。

老實說,金紅石認為青金石是個薄情的人,他難得有情一次,就碎了一個人的心。

夕色變得更暗淡了。青金石沉睡時,表情溫和很多。青金石剛誕生的時後,就是個機敏的人,可是不知幾時,他與眾人越走越遠。不信任老師的寶石,在磷葉石之前,就是青金石了。在青金石之前,還有蓮花剛玉。蓮花剛玉的小時後,金紅石並不清楚。不過老師曾經相當喜愛青金石的思緒,那股偏愛雖然平緩但十分明顯,青金石會想很多沒有意義而且不一定會讓想的人舒服的事。老師喜歡那些事,那種想法,那種思考的方式。

老師喜歡古代生物的缺陷。

這是金紅石的結論。

他們每個人身上多少都有一點古代生物的缺陷,也許老師其實並不認為那是缺陷。所以,雖然每個人多少都有一點讓人厭煩的地方,不過老師愛著他們全部人。

「你是因為這樣所以認為手術會成功嗎?」

「嗯?」黑水晶剛剛大概打盹去了,傳來一些調整姿勢的窸窣聲。

「因為青金希望這麼做,所以你做做看?因為你相信青金,所以認為會成功。」

「哦……不是。是因為,青金希望這麼做,而那是青金的頭,所以……青金希望這會成功,所以他的身體會為此努力吧。如果接的是別人的頭,我就不敢保證了。」

「原來如此……。那,如果那還是屬於青金的頭,醒來的會是……磷嗎?」

「我不知道。」黑水晶坦然。「只有頭的話或許是太少了,但是掉了頭也能活動的人是大有人在,鈷石不就掉了好幾次?以前磷也常常在掉。就是說……也許掉了不是最重要的事,而是整個身體判斷整體不在了。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懂。只是,只是掉了頭卻完全不動了的磷……難道說他的腿和手裏其實沒有微小生物拓展過去嗎?我實在是不懂。」他頓了頓,靠在牆上的背腰往下塌陷,視線落在渺茫的上方。「也許他們兩個誰也不會醒來。」

金紅石無言以慰,夕陽轉成紫色。

「等吧。」他也不知道自己說的是安慰還是詛咒:「我會陪你一起等的。」


之二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