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關於睡眠 (乙) 之二 改

之一

這天早上,天陰了,學校裏面主要靠水母照明,五顏六色的光拍打著牆壁、地板和石柱,以及走來走去的寶石們。由於可能很快就要下雪,大家開始再次檢查大臥房的布幔和枕頭。中午的時後,一片雪花飄落,於是眾人著緊著換上了冬眠睡衣。終於可以睡了的鬆懈感在一瞬間提升了他們的士氣,也就沒有邊換衣服邊睡著,還多出一些精神打一場遲來的枕頭戰。

黑水晶穿著黑色制服,幽靈水晶的睡衣捏在手上,和老師隔著長木桌站著。

「我想去巡邏。」

「今年辰砂會巡邏。」

「我不想睡。」

「……。」

去年磷葉石也是這麼說,不久就發生了巨大的憾事。這句話再度發生,對金剛而言彷如一個凶兆。當然,因此而阻止黑水晶,或許是因噎廢食。辰砂在好幾根柱子外,聆聽空曠廳堂中的回聲。

「也不想穿這個。」

「這倒是。不想穿的話不穿也可以。」

「那不想睡的話不睡也可以嗎?」

「這倒不行。」

「咍……不行嗎……」

黑水晶退守下來,捏著睡衣的雙手宛如在向他埋怨說,不想跟你搭檔呢。穿衣服的時候,總會想起幽靈水晶。紅綠柱石替他新製睡衣做到一半,避著老師私底下做的巡守冬天用的白色制服倒是已經完成了,「老師讓巡守冬天的人都要穿白色制服的。總之,如果你還是想醒著的話,先縫好給你用。」結果睡衣就得先繼續穿幽靈水晶留下的了。

但是他不喜歡像幽靈水晶一般潔白的衣服,也不喜歡幽靈水晶的衣服。幽靈水晶就像他一直都穿著的衣服,他的盔甲,把他保護在裏面,他的世界只有幽靈水晶和青金石,連老師都只算半地存在,擁有的東西很少,需要守護的東西很少,擔心會失去的東西也就很少了。只要他們兩個在,全世界就在。這是他以前的想法。現在沒有人在保護他,黑水晶要直面陽光空氣水與大地,接受這個世界漸漸的侵蝕和風化。他不喜歡明明不在了,還要好像在一樣,也不喜歡實在不在了,還得睹物思人。

但他站著沒動,好像在等待老師鬆口的時候,這不是沒可能,反而很有可能──他這麼想,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前一次是出乎意料地結果,雖然如法炮製必有破綻,但不妨再來一次。何況,他不想睡這點,也不是說謊,他真──真不想睡。現在他可以猜測磷葉石不睡的原因了。

金紅石把青金石的頭給磷葉石接上時,黑水晶和老師都不在場,若是見證了,也許能更新一下記憶。老師把他抱離現場,回到他的房間裏,房間裏還有很多幽靈水晶的氣息,那緩慢的磁性,以及他的衣服,書本,些許青金石留下的紀念品,乾掉花朵的和木頭花瓶。黑水晶把早上隨手亂扔的花環撿了回來,他和磷葉石的兩個都擱在花瓶旁邊。老師把他放在床上,手放在邊上,對這房間呼了口氣,吹掉夜裏顯得霧濛濛的灰塵。白天,這些灰塵會閃發幽靈般的銀光。黑水晶剩下右手,自己也無法接上左手。

老師回到床沿坐下,理理手套,拿起他的左手,輕輕撫摸,細細地看,眼中閃爍著銳利而微小的光。

「換一個吧。」他說。「你先等等,換個素材吧。也許這太不適合你了。」

金剛瞅著黑水晶,黑水晶一臉聽不見聲音的樣子,定格在那裏。

「好嗎?」

「……不好……」

他閉上眼,小小聲回答:

「磷都搶回來了,我想用……」

「好。那麼我幫你接上吧。」

「沒有糨糊也能接嗎?」

「我回去宣布磷葉石接上了頭的事情,回來拿糨糊給你接。」

「啊……好。」黑水晶把頭埋了起來。「謝謝老師。」老師柔撫了他的頭。

所以說,就像這樣:老師橫越廳堂,問辰砂:「你覺得呢?」

沉默。辰砂望著黑水晶的背影。黑水晶轉過身去,在大柱與天花板的陰影下,隱約可以看見辰砂已經換上了白色的制服。他緩緩說:

「我不拿刀,不能割浮冰。」



----

下期預告

「你不喜歡戰鬥吧……為什麼還……」

「答應巡守冬天嗎?」

「嗯……」

「不是跟老師串通了要綁住你喔。

「我想到月亮上去。準確來說,我想被月人帶走。不管再怎麼努力,都沒辦法喜歡自己,也不覺得有人喜歡我。可是老師是愛我的,這一點我知道,也很難過。

「那傢伙說他不想要我說想去月亮上。一開始我很生氣,覺得又是一個要我獨自承受不堪,來滿足他希望我活著的想法的人。……沒錯,有時候,我是這樣想老師的。因為,我知道他愛我,不論我知不知道,他都愛我,但是,光是愛,並沒有用。老師已經停在巡守冬天的判斷裏。雖然他也不覺得這是最好的判斷,但他停下來了。

「可那傢伙真的想找,也有在找新的工作,雖然找得很爛,但是我自己也沒找到,也不好真的嫌他什麼。就是揭發老師的事情。結果我說不想做,他就放棄,去和幽靈組隊了。

「我倒不覺得,被他放棄。那是他想做的事,我不想做,他還是會做,但我不想做,他也不會因此冷落我吧……他沒那麼小心眼,只是不會強迫人做不喜歡的事。撒嬌耍賴跟強迫,他還是分得開的。

「所以……嗯,我想,我是想要,在我能力範圍內,也為他做點什麼吧。他一時做不來了的工作,我幫他頂替一下也行。」

「我一個人也可以的。」

「我知道。所以,等你完全適應了冬天的陽光,我就會結束巡冬的工作了。」

辰砂含蓄地試著笑了一會,心裡想你這逞強的傢伙,由我來說,還是太突兀了吧。我想協助他重視的人,保護他在乎的你,希望他醒來的時候,看見我是好好的,你也是。


评论(10)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