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關於睡眠 (乙) 之二改與之三的銜接處

「老師讓巡守冬天的人都要穿白色制服的。去年小磷是大家睡了才偷爬起來的,才沒穿。總之,如果你還是想醒著的話,先縫好給你用。啊,還要做一雙高跟鞋給你,才能給浮冰鑿洞,待會腳給我量一下。啊,記得去找黑曜做鋸齒刀哦,鐮刀割浮冰很難施力的。小磷去年也是拿了細刀就去了,真是的呢。」

之二改請走


老師橫越廳堂,問辰砂:「你覺得呢?」

沉默。辰砂望著黑水晶的背影。黑水晶轉過身去,在大柱與天花板的陰影下,隱約可以看見辰砂已經換上了白色的制服。他緩緩說:

「我不拿刀,不能割浮冰。」

老師頭微微又低了些,眉頭皺緊了點,辰砂身邊的液體不緊不慢地漂浮在那裏,噯,又是一場意志力的角力啊,你們。

「好吧。那麼你們組隊吧。」老師閉上眼,再睜開眼時對著黑水晶說:「他們都幫你準備好了,對吧。」

黑水晶稍稍撇頭別開眼:「……嗯。」

老師苦笑說:「你也是深受大家愛著的。不是一個人。」

「……嗯。」



黑水晶在房間裡,摺幽靈水晶的衣服。他的制服和睡衣,之前都是懸吊在牆邊的衣桿上,如果繼續這樣懸著,那麼就像大件的裝飾品一樣。原本,比起這些衣服,他覺得自己更像裝飾品。的確,他內心深處相信誰也不會回來。但是,他內心深處同時希望青金石和幽靈水晶會回來,所以,他只是暫時一個人使用這個房間而已,等到幽靈水晶回來,他就會重新隱沒。在那之前,他是某種,幽靈水晶的剩餘、殘留物,或是留守的部分。「直到他回來,你向他道歉為止,我都不會原諒你。」說是這麼說,但是這句話裏的人稱在當時就徹底混亂而分離了。現在回想起來,那是第一天,他稱呼幽靈水晶為「他」。即便對青金石,他也沒有這樣叫過幽靈水晶,他必須透過幽靈水晶,才能和青金石對話。他是幽靈水晶裏面的「孩子」呢。

這個狀態,在磷葉石請老師為他取名字的那一天終止了。從那一天開始,他與幽靈水晶有了平等的地位,是共生的,就像紫水晶33與84那樣,雖然他們本人並不是很介意區不區分彼此,但天差地遠的幽靈水晶與黑水晶,反而比他們之間更加不獨立。在那一天之前,他是幽靈水晶的一部分;因為他是一部分,這一部分還在這裡,所以覺得幽靈水晶能夠回來,一旦他不再是幽靈水晶了,那麼全部的幽靈水晶都在月亮上。這麼一來,根據黑水晶的信念,他是不會回來的。然而,也許,幽靈水晶裏面的黑色的孩子,和青金石的頭,本來意義就是一樣的。

他把摺好的衣服,用白色布疋包起來,放進櫃子裡。


--

改了一小段所以先這樣更新,之三會從摺衣服開始

昨天大致地看了月食,覺得滿足

今天要和朋友吃飯,稍微打扮了下,發現訂做的戒指鬆了,也許手指瘦了...這究竟是告訴我不必要的負擔卸掉了,還是要多吃飯啊?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