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

他痛得不得了,痛楚從不可能地方蜿蜒而上,蔓延至心窩。他在幽靈水晶裡面的時候,兩個人的身體分得並不清楚,嚴格來說,並不是黑色的部份是他,透明的部份是幽靈水晶,而是他們兩個同時是這兩部份。透明的部份一旦削光,幽靈竟會消失,這一點他也是事後才知道。嚴格說起來,「幽靈水晶」是指有著內層構造的透明白水晶,所以他是黑水晶的話,外層該是白水晶或透白水晶才對,他們兩個加起來才是幽靈水晶。所以,外層的白色不在了,內層的他也一樣是幽靈水晶。

這些事,老師在解釋的時候,他一頭霧水。這麼說來,青金石曾經說過,「幽靈水晶」與其說是與黑水晶共生的外層,不如說是黑水晶的母體。用這種詞句,才能剛好和「體內的『孩子』」對仗起來。「你是唯一擁有母親的寶石。」印象中,青金石曾穿透白水晶,直接對著他說。「其他人都只有父親。而你的父親也正是你母親的父親。」雖然你與幽靈水晶相處如雙生,但既然他的名字不是白水晶而是幽靈水晶,那麼,實際上是母親。青金石告訴他這件事時,聽起來像在繞口令。「所以,我來當你的父親吧。除非有一天你誕生到這個世界上來,不然,讓我當你的父親好嗎?」青金石,也許並不喜歡他的(他們的)父親吧。

當時,他們想都沒想過,有一天,幽靈水晶裡面的孩子,真的會誕生出來、裸露於世界。最初,黑水晶被放在白水晶裡面的原因、或者沒有拿出來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他不可遏止地痛。他和別的寶石人不同,他有母親,他是被保護、被孕育了以後,脫離母體生出來的。很久,很久很久以後,等他到了月亮上,才會知道,古代生物,都是像他這樣的。

可是,這件事情,老師曾在第一年冬天第一次哄他入睡時說過。古代生物那柔軟脆弱地、硬度只有三點五的身體。磷葉石,因緣際會地,正在往那個方向改變。然而,物理上和心理上一度,都和古代生物差了遠的黑水晶,在出生的一刻,卻在隱喻的層面和古代生物不謀而合。而且,古代生物胎兒影響母體的疾病見怪不怪,在古代生物的古代,為了生產而喪命的母親也時有所聞。這些,等他在月亮上再度耳聞會如雷灌頂、頭暈目眩的奇譚,在當時,卻宛如安眠的床邊俗話般,好不容易才將他引入夢鄉。夢境裡,青金石滿懷愧疚地向他道別。「等你醒來,會是新的一天。」他的難言之隱,究竟是什麼呢。如果能早點得知那個秘密的全貌,就會更有能力避免傷痛和訣別嗎。青金石,回答我呀,假如我早點知道真相,磷就不用送命努力了吧?青金,回答我啊。太陽從青金石背後升起,他逐漸黯淡成一片影,明亮和黑暗同時爆發,愈演愈烈。

黑水晶醒來,睡前與睡夢的事都忘了。不能怪他,他正式徹底失去了「幽靈水晶」。今天開始,他隱喻意義父親,換成了金剛。

他也是所有寶石人中,唯一一個,在隱喻意義上,是金剛的學生的人。因為,只有他在來到金剛面前時,就已經長大了。別人喊的老師,是一個詞彙,他喊的老師,在昨天以前,更接近古代生物的用法。話說回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件事,這些事,他很久很久以後,全都會知曉。他和磷葉石的相遇是有意義的。辰砂,南極石,幽靈水晶(們),青金石,和磷葉石相牽引的人,的「古代生物的缺陷」,都格外沈重。寂寞於他人的人,落單而撒嬌的人,母與弒母的子,孤獨自社會的人。這可比小鑽或戀愛腦或醫生與病人的性挑逗來得折磨得多了。至於磷葉石,簡直是全部的總和。不過他最像人類的一點,是無能為力的,單純地存在。以及為了有能,而失去前述人類本質。

現在,他只是痛得束手無策。曾經,當他是幽靈水晶的內層,不會接觸外界,生理上沒有痛過。心痛是他唯一明白的疼痛。現在,他瞭解了一件事,心痛到極致的時候,那真的是生理的。

啊,「為了擁有而失去」,這麼說起來,這好像很接近畸戀的真諦了。那,收回前言,小鑽他們也不容易呢。要是大家都能像工藝組大哥們一樣,漸漸被沖向未來就好了。但始終沒有忘卻青金石的黑水晶,大概辦不到吧。今後,他得再記上磷葉石這一筆,活下去。

好想破壞自己,把不忍卒睹的回憶都削去。

「那個。你自殘了吧?」

「啊。嗯。」

「……我懂。

不管有多少人鼓勵、多少人安慰,還是自己討厭自己。隔天醒來,生命還是一團垃圾。辜負了那些人的心意,就更看不起自己,惡性循環。並不是沒有獲得,但總之一直流失。完全不曉得洞要怎麼補上。明明還有餘裕鼓勵別人,卻辦不到以身作則,自己像一攤爛泥。最後覺得不如死了算了,反正,心愛的人都在月亮上,去了更好。

對不對?」

「……」

「你不是一個人……痛苦難受這一點,我們都是一樣的,所以,你一定會獲得原諒。再也受不了了的時候,就說出來,我會把你的痛苦拿走一點。能夠負擔別人的痛苦,也會讓我覺得自己比較有用。」

--
兩個途中
都是黑水晶與辰砂 與老師

原作通篇不惜自殘的人就是小鑽和小黑了
都立刻被嚴厲阻止呢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