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67控制與詛咒

睡前覺得還是筆記下好。這話老實說我對王子好感度提升三百個百分點,瞬間翻白看漲三萬點。

不是看他黑透了,不是看他慫恿/撩黑水晶,或是他孤立法斯的陰謀,或是他引爆了一個劇情新高點,都不是,而是當他說出詛咒這兩個字,並且說他很了解,我覺得市川老師第一次揭露了王子的內心,然而由於黑水晶的精分發展,王子的揭露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不,我不覺得他慫恿了或者撩了或者引導了黑水晶。是,他說了一些在黑水晶聽來駭人聽聞的話,但我個人覺得黑水晶是由於一口氣發現了太多事情而劇烈擾動。以下從(完全業餘)心理學的角度談。

先說虹膜裡的幽靈水晶這事。幽靈水晶留在虹膜裡,但這如同各位多少想過的,幽靈水晶和黑水晶的分野究竟在哪?幽靈水晶和黑水晶是在存在意義上可以分割的嗎?他們擁有各自的意識和內含物,不過另一方面而言我也認為他們是對方意識的必須構成要件,並且互為彼此的內含物。所以,虹膜裡的幽靈水晶一旦剔除,一旦在數學上完全刪除了幽靈水晶的部分,完全失去幽靈水晶的黑水晶還是黑水晶嗎……?這其實是『摻雜幽靈水晶的黑水晶是黑水晶嗎?』的鏡像提問。假若身體裡有另一位的內含物,就會受到無聲無息的『控制』,那麼我想他們從前根本就會混在一起而無法『獨立』而『對話』,還有搶奪身體控制權之類的事件。

那麼幽靈水晶的殘餘的控制是什麼意思……?我看到的當下想的是,眼睛裡頭儲存的思想、感覺和記憶就是『要守護好磷。』而這說不定是金剛私心留下來不換的理由。於是黑水晶的思想裡頭就有這麼一塊存在。他總是會想回到這裡。

癥結在於,這其實是幽靈水晶的思想,所以對黑水晶而言是一份唯讀檔。他會含有這個想法,卻由於這個想法並不屬於/源自他,所以這個想法無法被他更動,無論後來怎麼發展。而一旦發生極端狀況(掉頭),黑水晶也無法放棄這個想法,因為這不是他自己的想法,他不能『臨機應變』,他會固著、機械化地僵硬堅持住。幽靈水晶才有辦法改變這個思想。這就像任何人受託做一件事,當情況發生變數,事情難以順利達成,受託者一般無法決定怎麼『彈性應變』,或是『決定』要不要放棄,因為,那是別人託付的意志。然後,就會用超常的方法,總之還是去達成。

可是,幽靈水晶已經不在了。起碼,已經到了無法個體運作的程度的不在。所以,這個思想就成為一筆呆帳在那裡,鎖血著,任憑怎樣也改變不了。事實上要是幽靈水晶本人來決策,他會私心支持磷到這個程度、支援到這個地步嗎?這還很難說……對,他無條件支持磷,但他能選擇形式吧。就問他會把磷放在青金石前面嗎?把青金石的頭給磷?關於上月的寶石會不會回來,幽靈水晶和黑水晶持相反信念,認為『一定會回來』的幽靈水晶相比於認為『一定不會回來』的黑水晶,更不可能使用青金石的頭吧。他說不定還會直接認為,磷葉石的頭也會回來。給頭這事我還是覺得黑水晶決定的可能高些。

於是,黑水晶『要守護磷』的思想在此變成了一股『強迫性思考』,心理學上的意思就是思維中的強迫症,總是總是總是這麼想不可,思路總是回到這裡這個思維優先於一切,更勝過自己的安危。

到了這個程度,就是詛咒。

這個詛咒,也許,與其說幽靈水晶,其實是金剛造成的。(這是我的看法,因為王子的說詞是金剛受到阻撓,但我覺得金剛太偏心磷了。)但是,這個詛咒和惡意沒有關係,只是就是這麼個結果:『無法掙脫』的狀態。

另一個可能是,在金剛打算換眼珠時,這個強迫性思想已經在作用了,所以黑水晶反射性地拒絕更換眼珠,自己還不知道。如何能自己不知道?……看他那樣精分地自裂地移動啊。他是倒退著爬向外頭(裡頭?)的。那是幽靈水晶在拉扯他嗎?……我暫時持保留態度。

自由,在這裡指的,也許除了能夠選擇自己真正的可能性,也包含有『不痛苦』吧。

=

那我為什麼對王子好感翻三倍以上?他並沒要對黑水晶揭露自己的意思,充其量是在說明中用自己的經驗來佐證自己的說詞。而且當他在說這些的時候,我,也許有點想太多,但我覺得他眼神、整個神色都是失落、落寞的。我想知道他過去的遭遇是什麼?他被託付了什麼?他如此憂鬱不快樂,連一點點快樂的樣子都做不出來的原因是什麼?他如此冷淡又寂寞脆弱(根據小月人們要磷別欺負他那兒)的原因是什麼?月人們愛戴他,想必他也有值得人愛戴尊敬的,關懷大家的偏好(起碼工會他完全是在乎的),那麼他完全不愛自己的原因是什麼……?在孤苦無涯的生命裡,月人們還有王子可以愛,來從痛苦中喘息,但王子沒有,唯獨王子沒有一個喘息的居所,為什麼?

67話我看到的是他拒絕讓黑水晶步上他的後塵。

==========
我等下個月老師打臉

评论(14)

热度(48)

  1. 我最喜歡黑水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