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何時常相別是緣

aph 英蘇 露灣
最近的牆頭是自創
喜歡看別人談人生
別人的人生總是戲

尾聲 第六節 抱擁 片段:不再是少年 (via. 猛虎巧克力)

沒有帝國了,也或許從來就沒有。那天亞瑟沒在他面前就崩潰,阿爾弗雷德也沒上前安慰他。如果那都是立場使然,那究竟立足於哪裡看見的才是真相?最接近真相?亞瑟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他很堅強嗎,很懦弱嗎,裹足不前嗎,還是多少有在處理呢?面對這一切的時候,亞瑟是欣慰、不甘、或者鬆了一口氣?為什麼心得變化得這麼快呢?阿爾弗雷德已經參透不了當時的心境了。他恨亞瑟嗎?愛他嗎?生他的氣?想要他認清現實?到底是懷抱什麼心情,和亞瑟戰鬥的呢?他擊發的子彈,裝填的是憤怒,抑或憐憫?怎麼辦?難受的是身體還是心靈?為什麼一思考,原本整全的,就裂得幻影幢幢?他是真的想獨立成美國,也真心緬懷寄英籬下。他不後悔,那所以是在不快樂些什麼?

亞瑟恐懼的,其實不是分離本身,而是可能潛伏其下綿綿無絕,對兩全其美的痴望?

他擁抱住他,差點跟著哭出來。他心底的熔岩早就凝固殆盡,方才只是局部稍微加熱,細微的運動就將他自以為是旁觀者的心態殺得片甲不留。

他撒不了任何謊,也沒有為人背書又能使人信服的能力。

所以他說:「我會陪著你……」

我會陪著你,在你不想交代,不想失常,也不想佯稱一切安然無恙的時候,我會陪著你。我不知道你會好起來還是不會,不知道變化何時、如何到來,但我知道你。不管你要繼續前進,要放棄,或者休息。

我會陪著你,所以請你不要煩惱是不是我總有一天也會離你而去。


親愛的 我在你淡漠的臉上看見強烈的瞬間
那是是非 那是不移的信念
你知道 你正在追尋一場夢或許不會有明天
孤單與失落 還是讓人覺得好累

已經不再是少年 而你還不願妥協
那請讓我陪你渡過漫長黑夜
讓我守護你的驕傲 安撫你的脆弱
不需要害怕弄痛我 也不需要感到抱歉

已經不再是少年 還是一樣的熱烈
那請讓我聽你說 為你祈願
如果明天這個世界就要毀滅
還有你天真的笑臉

你著了火的心 正在燃燒著你自己
你隱藏的恐懼 下著一場無聲的雨

已經不再是少年 而你還不願妥協
那請讓我陪你渡過漫長黑夜
讓我守護你的驕傲 安撫你的脆弱
不需要害怕弄痛我 也不需要感到抱歉

已經不再是少年 還是一樣的熱烈
那請讓我聽你說 為你祈願
如果明天這個世界就要毀滅
還有你天真的笑臉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