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何時常相別是緣

aph 英蘇 露灣
最近的牆頭是自創
喜歡看別人談人生
別人的人生總是戲

關於掐歷史什麼的還有我的作文態度

趁著夜深我想這事兒我還是得說。我想了頗久到底該怎麼做才會更好?就是說怎樣做才更合理?可以不傷人又不委屈我自己?

簡單來說是這樣的,我希望可以不要以太負面或風涼的口吻談論角色。不得不說事實上也是我抽不開身,會覺得這些風涼的評論是在評論身為作者的我:竟然有人編得出這種劇云云。這是我修養不夠,但你就是正在看一個修養不夠的人的網誌。

我寫一個CP可能其中的兩個三個角色我沒特別喜歡哪一個,但當我寫了這CP基本上就是說我喜歡這個CP,至少我覺得他有戲、不討厭。總之,我是以CP為單位在喜歡CP的;對分別的角色倒不一定有什麼感覺。

因為這樣,我可拆(逆的話還比較不好說…)。

我不是為了讓某個角色得到另一個我覺得該跟他配一起的人的愛而寫的。沒錯,我並不是為了讓讀者感受到字面意義並且愉悅向度的愛而寫東西的。我想跟他們同甘;但也意欲與他們共苦。我想直面每一個面向才是真正誠懇的。我如果寫一個角色很痛苦或很狡詐,並不是想要虐他或黑他,而是我認為根據這個角色的性格,身處這個情境裡,就會有這種體驗與反應。

因為這樣,我想講這件事情:你要是其中哪個角色的親媽,我隨便你,但我這兒經營的是幼稚園,每個角色我都會顧,你不要看隔壁那家的孩子不順眼就對他動手動腳,謝謝配合。

你是英格蘭的親媽就不要給我對別的誰說三道四;反過來你是別的誰的親媽也不要給我對英格蘭說三道四。

尤其當歷史、時局這麼複雜的主題,說真的,張嘴不如沉默。你開口,層次高下立見。

我並不覺得自己寫的CP是有多麼特殊,真的(附註我其實早期寫的CP五花八門只是近年比較固定而已)。你要說英蘇深仇大恨,那我深深覺得德法也是深仇大恨。是的我也寫了。即便深仇大恨但還是完結在曖昧不清的一個點上。事實上,所有的關係都是特別的關係,就像兩岸關係他嗎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

我想見到的就是愛和恨和其他一切的並行。事實擺在眼前,只談愛那是多麼掩耳盜鈴的事啊?

現在英倫有一堆可以吵的只是因為這些角色很小眾而已,寫的人就那幾個,讀的人也沒多少個;我看如果這些角色的組合至少有普&露那麼紅,還有沒有人在這邊那邊到處掐二次元三次元還是四次元的怎樣怎樣。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他們的歷史很複雜。

但文本是有邊界的。

文本有邊界,一份文本如果不打算寫到數百萬字,有可能真的沾到他們的那些複雜並且讓人有所感,而不只是流於形式地說說他們很複雜嗎?

不過我現在就是沒有打算寫數百萬字啊。所以我每一篇會選不太一樣的視角來寫,用這種分散或說偷懶的方法來把那個複雜漸漸補齊。還有,創作本來就是想像性的,就算寫出了三次元絕對不可能這樣的情節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吧?

不如說請問APH同人創作中到底有多少比例是三次元可能發生的?

所以如果你真的很想跟我討論歷史,我奉陪。但是不要太執著好嗎?

還有如果你心裡根本就有定見,那我不參與討論謝謝。討論要麼是跟想法相同的人互相灌水,要麼是雙方都有改變的彈性然後開始研究自己的想法還可以怎麼改變。你要是鐵鐵的不想變,那我不就只能覺得你是打算來影響我的,那我理你幹嗎啊到底?

然後我非得說的一件事就是,意識形態。行,史觀不只一種,價值觀不只一種,意識形態,我如馬克思的想法認為意識形態之間是沒有對錯的,但意識形態不同的人是聊不來的。所以我真的放置play你也別太上心。我是好客的,我也不想為了非得回應留言就提槍射你咯。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