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何時常相別是緣

aph 英蘇 露灣
最近的牆頭是自創
喜歡看別人談人生
別人的人生總是戲

領悟 1

所有好的故事都要有衝突。有衝突的故事才可能被記下來。

嗎?

這是亞瑟問他的問題。那時他們還是兼具突破的潛力和學習的能力的莘莘學子,在學校裏寫著有一搭沒一搭的小說詩散文,刊在自己編製的小誌上,兜售給路過的同學。說不上很或很不受歡迎,偶爾能收到讀者寫的信。也都能好好地回。沒勁寫文也沒信得回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極快,快到回想起來都覺得浪費。

那要看你怎麼定義衝突。也許對你來說是衝突的事件對我而言不是,那麼當我回答『不用』時,『在你的脈絡裏』其實是『要』的。那我們這次對話就是沒對到的了。

他懷念那段字典裏沒有浪費一詞的日子;多少也是因為那時他們實在有無盡的時間好放鬆下來,正常地把各自要傳達的話釐清到極致。

那時候他們真的相信自己瞭解彼此。就像古人真的相信宇宙繞著地球畫圓。

那他們之間的衝突在哪裏?

史考特煞費了苦心都想不明白。有時他甚至想到哭了出來都不自覺,只是痛苦地僵在原地,剩下眼淚移動著。

畢業後他們大老遠回蘇格蘭結婚,史考特的國家歡迎他們但史考特的老家不予置評。他沒花太多心思和家裏交代婚事,現在想想莫不是個徵兆。

現在來想的話後見之明肯定是沒完沒了。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