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何時常相別是緣

aph 英蘇 露灣
最近的牆頭是自創
喜歡看別人談人生
別人的人生總是戲

領悟 2

登記完後在一間想也知道此生不會再光臨第二次的酒館慢慢地喝到天亮。貓在派翠克家,說不定根本也沒有非回倫敦不可的理由。他們也曾經天真到腦海會自然浮現『你那裡就是我要回去的地方』這類的話啊。假如待會立刻去找間房子租了,缺什麼急的馬上去買,緩的請派翠克再寄過來,工作反正也還沒找。

那樣的話就會在格拉斯哥定居下來吧。他們畢竟都還不是有歸宿的人。

不,你不能說史考特是亞瑟的歸宿,或反過來,上一段不是暗示過了嗎。這是很簡單的閱讀測驗題呢。那那些全是……不,他不會說是幻象的,絕不。

但又能是什麼呢?

派翠克連著貓把賀禮交給他們。

要是他們多等幾年,就能在英格蘭結婚。

但移居格拉斯哥也好,在英格蘭成婚也好,安排他們的,是更抽象的東西,更沉默,不為所動。時候一到,亞瑟還是會去史考特沒有鑰匙的地方過夜,漸漸變得住在那裡。事情就是這樣,史考特回憶他們一路以來做過的決定,不覺得在哪裡有他們低估的陰影。真的,這已經是他們所能走到的最快樂的結局。

結局啊。

人生才二十出頭竟然就要結束了哪。

他搞不清楚這些是怎麼回事,但尚且還是感覺回去那個亞瑟徒留給他的空屋除了吃飯睡覺擋風躲雨,還有什麼用呢。

他索性在工作室逗留下來,因為工作室感覺起來是完整的。

在所有不幸的愛侶之中,他們鐵定不是最倒楣的;他們看作僵化的愛跟其他人一比還是很有活性的。派特仍舊惦記著某任被他掃地出門的唱作俱佳的室友,基爾、羅德和伊莎的三角形佔有慾老是失衡,阿爾和伊凡不把雙方搞得遍體鱗傷不甘罷休,法蘭和東尼只有一人結婚。還有無數天不作美的遊人,在各自的旅途遇上了坎。

他們不說謊也不彼此作弄較勁,不能坐視別人傷害對方,願意上床也願意單純見面。連敘述他們的主詞也是『他們』。沉澱期。是這個字眼?他們須要攀越的山的名字。

真的?那些山是真實的山嗎?羅密歐和茱麗葉如果幸福快樂,會有人記得嗎?那些山是為了被記得而回頭填的嘛?莎士比亞打算呈現給世人的,是不是不該給小孩子看?

如果羅密歐和茱麗葉是史考特的朋友,他會怎麼做?他也會為悲劇助興嗎?

我不知道……

在史考特蝸居到工作室後貓又去了派翠克家。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