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何時常相別是緣

aph 英蘇 露灣
最近的牆頭是自創
喜歡看別人談人生
別人的人生總是戲

尾聲 第三節 留言 片段 「逞強並不能算是堅強啊。」

前略 tamporary BGM: グレゴリオ feat.ちびた

史考特的呼吸有一瞬間停掉了,旋即失笑出來。就在笑出聲的時候眼眶又騷動了起來,熨熱的流穿伏周遭。

「笑什麼笑?」摩根勒菲沒好氣地說,聽上去卻猶如總算鬆了一口氣。

「我以前……和阿爾弗雷德說過一樣的話。現在我總算知道這聽起來有多刺耳。」史考特沒有刻意去阻止,所以眼淚就滑下來了。「他真是堅強……我不是真的想離開他……我不知道我是這麼優柔寡斷的人……」他握緊拳頭,手心裏刺痛他的東西啥也沒有。

「逞強並不能算是堅強啊。」摩根勒菲伸手摸了摸弟弟的頭,提起眉心,苦澀但確實笑著。「你和別人談過嗎?我們真的很怕你們發條上太緊,把螺紋都磨掉了。」

「……我們?」

「派翠克和法蘭西斯啊。還有阿爾弗雷德跟馬修。關在兩人世界裏很容易卡得一步都走不動哦,你們為什麼不出來好好透透氣呢?地球才不會因為蘇格蘭獨立或獨立不成就毀滅好嗎?而且你們這樣演十八相送,都不為過去三百年的嫌隙不好意思嗎?又不是捷克斯洛伐克耶。」史考特被難得話癆的姊姊逗得笑了開來。摩根勒菲又說:「誠實是上策,但時機和場合有差啊。你們都長大了,經得起等待,不要自暴自棄。」他頓一會,還沒說完。「我知道,如果是我在你的處境,可能就說不出這種話來,但現在我在我的處境,輕輕鬆鬆地看著你們受苦……我也只能,說出從我這裡看,看起來比較好走的那條路。如果你不高興這樣,想哭或是想生氣,就儘管發洩出來吧,發洩在我身上也可以。我們想不到更好的辦法幫你們,可是我們真的關心你們哪……就這一份無能為力而言,我們都一樣是當局者吧。」

史考特迎上他的目光,終究溫馴地開口:

「……這不像戰爭,非常地久。起初是無聊小事,後來越來越認真、沉悶,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但是害怕結果不如意的人,不約而同地越來越多。而我只能在旁邊看,默默等待那個將規範未來八十年蘇格蘭命運的結果出爐,欣然接受他,期間沒有任何轉移注意力的事情可以做。我和所有人一起思考,也許是第一次想得這麼深:我是誰?我在哪裡?我要去哪裡?我怎麼會走到現在這一步,接下來又要為了什麼而出發?……我覺得從前好像都是為了一些很虛幻的理由在打仗。我是史考特.法爾,是『蘇格蘭』的『化身』——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蘇格蘭』是什麼?土地、文化、人們的認同?讓我和英格蘭不能在『一起』的,是什麼?我想怎麼做呢?我能夠『想怎麼做』嗎?一個化身的消亡,是因為人們不再信仰他的話……我是不是,本來就是被動的,不該有想法呢?所以,我是誰?要是我凝結出自己的意識,是不是就失去存在的意義?那為什麼,我是一段獨立的記憶呢?一段記憶,是不可能沒有立場和觀點的啊。但假如我真的不須要是中立的,難道『蘇格蘭人』的共識,有清晰完整到可以成為一段獨立的記憶嗎?而我現在在想的……以前我從來不用,也沒空想這些。不,只是沒有意識到。民主真是……怎麼說呢……」

「讓你發覺你是個悖論?」

「對!」

「但那也沒有關係吧。我還是『摩根勒菲』呢。那只是表示,你的確是這個自相矛盾又沒天理的世界的一員罷了,你真的存在著,你要為此高興啊。」


====

我一直很不能確定摩根勒菲,到底該不該叫這個名字
摩根勒菲是Morgan le Fay(精靈摩根)
所以說「是名字」的部份,只有摩根而已阿……

等等竟然是仙女!le Fay是仙女!!多高級

不過威爾斯人哪會知道什麼十八相送啦,希望英國有個什麼劇本可以代替這個詞orz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