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何時常相別是緣

aph 英蘇 露灣
最近的牆頭是自創
喜歡看別人談人生
別人的人生總是戲

他有你要的 3 : 安東尼奧 1-1

前情提要 他有你要的 2 : 法蘭西斯 1

 


安東尼奧孩提時代和大部分小朋友一樣,住在父母的房子裡,而且認定那是他自己的家,只是不擁有全面的權利,在這幢房子,小孩子要聽大人的話,在特定的時間上床或起床,開飯、吃飽,有沒事不能進去的房間,帶朋友回家或住朋友家都要先說。有的時候安東尼奧覺得格外不自由,例如剛和大人吵了一架之後,自己關在暗暗的房間裡,往泥濘中越陷越深,想著長大以後要當個好爸爸,絕對不要讓孩子感到不安。

房間燈全熄著,路燈和星月透過單薄的窗簾照耀進來,摹出了物體的輪廓,但繪不出更細膩的起伏。法蘭西斯逆光的表情是一片烏黑,頭髮邊緣描上了綿綿糯糯又彷彿即將流淌漫開的金。只是現下太睏了,這樣的微光也令人厭煩。安東尼奧整臉都埋進枕頭——亞瑟的枕頭裡。他的位置空著嘛。安東尼奧不時有機會窩在這張床上,待到床伴睡著之後,冷靜下來想,曾經有段時間,面前這個位置又可能歸屬於他。更基進地說,這張床將因為其本質無緣匯成而將永不出現在時間之中,從而永未存在。可是如今他對亞瑟的香水和洗髮精更為熟悉。而亞瑟身上那些法蘭西斯有意無意留下的記號也令他心醉神迷。他想像從亞瑟的身體上,和身體內,偷走那些法蘭西斯的意念。一旦他偷光,亞瑟也乾淨溜溜了,要是他想,也可以在亞瑟身上作記號,就算不想,還是會掉一些碎屑在他身上;要是法蘭西斯想,也可以從他身上拿走安東尼奧的痕跡。但他最好還是藏好,畢竟今天的局面不正是奠基於法蘭西斯並不想要他嗎?他們之中,不能有太多人言不由衷,不然大家都會無所適從。


--

我們坐著看這文到底會不會填完

目前看來這似乎其實是英法←西前提的英西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