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何時常相別是緣

aph 英蘇 露灣
最近的牆頭是自創
喜歡看別人談人生
別人的人生總是戲

居然二更

他有你要的 5: 安東尼奧 1-3

前情:他有你要的 4: 安東尼奧 1-2

有一天基爾伯特有了祕密可以藏。娜塔莉亞在冬天來到他們身邊,那時童年快要結束了,他適時趕上,得以成為理所當然的一部分。從童年開始發生的事情很難被認為不對勁,可是基爾伯特一口氣擁有兩個相反的祕密,安東尼奧發現了其中一個。得知別人的祕密讓他安心,祕密總以「我只跟你一個人說」開頭、「不要告訴別人喔」結尾,似乎很特別似的。然而祕密的珍貴在於沒有人知道我知道這件事,所以根本不能向任何人炫耀,這使得祕密的好處實實在在地無關於他人觀感,而在他的本質中,但是小孩子很少能消受這種好處,因為開心的事不和人分享實在太憋了。另一件讓安東尼奧不好意思的事是,他沒有什麼祕密可以交給基爾伯特,基爾伯特卻有不想給人知道的事情被他知道著,他因此握有一些武器,武力令他惶恐。不過,更重要的事情是,他答應基爾伯特不把祕密說出去,當然也不能說給法蘭西斯聽,所以,安東尼奧,可以把不能說給法蘭西斯聽的事情,告訴基爾伯特。

但是,他們那個年紀,根本沒有人懂喜歡是什麼意思。等他們大一點,這些就沒有保密的必要,因為人們會了解,喜歡本身不會招致毀滅,甚至也不害羞。當然,那是在說堂堂正正的喜歡。對他們來說,喜歡是不知不覺的衝動的一種。是心動時身體的顫慄讓人害怕。

算了,現在安東尼奧已經不太記得那些了。他一如大部分人類丟失了一些記憶,例如說渾沌無知的年歲中自己的思考邏輯。那是自然,畢竟那些日子並不由邏輯主宰,也和感性無關,只有感受而已。

說實話,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怎麼喜歡上法蘭西斯了。有的時候,甚至不太說得上到底是真的喜歡著他呢,還是認為自己喜歡他而已。法蘭西斯帶給他的感受,在他註定得不到法蘭西斯以後,便總是苦痛。這很怪,有的時候他甚至想這根本不對,人為什麼要追逐痛苦呢?人為什麼會追逐痛苦?連法蘭西斯曾經給他過的好意都變得難以忍受,每當他想起來,就深深地懊悔,也根本不曉得在懊悔什麼,後來那些都變成老老的刺,螫在結出的繭上,根本都不痛了。這些麻木不讓他難受,但難堪。我還算是個人嗎?有我這麼醜陋、這麼無賴的人嗎?還是說,人就是這樣,不這樣就活不下去?那活著有什麼意義?我們為何直到今天才知道這件事?我以後要怎麼辦?如果我不能再愛了怎麼辦?如果我愛上別人怎麼辦?我目前為止的人生都是狗屁嗎?這一切就是現在的安東尼奧的祕密。誰都不知道他也會想這些。連他自己都要忘了。忘了比較舒服。

除了亞瑟。亞瑟知道。但亞瑟不說。

不說比較舒服嘛。


--

奇怪這本來不是大綱嗎XD 果然我不要想太多,從大綱寫起,沒幾百字就會進入正稿模式。接下來放假,不更。收假接期中考,作業拖著都沒做,得做,可能也不更。十一月中再見。敬請期待我夠混,就會上來更。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