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何時常相別是緣

aph 英蘇 露灣
最近的牆頭是自創
喜歡看別人談人生
別人的人生總是戲

他有你要的 7 : 亞瑟 2-1

前情 他有你要的 6 : 安東尼奧 1-4


也許到史考特的客棧來並不明智,史考特知情,還愛他,然而亞瑟現在沒想要被體諒,反而覺得自己應該受人冷落一陣子,被漠視,或者就單純被忽略,壞的和好的一視同仁,平淡無奇。唉,或許這樣還是太仁慈了。要是不受點苛責,他也無法體恤自己。曾有人為此笑他,噢,你們高貴的聰明人,真的有病。受罰的確會讓人舒坦點,但是難道你以為接受懲罰以後就能原諒自我的人,也算得上正人君子嗎?亞瑟一時間想不起來這段話出自誰口,只剩話語在腦中浮起,沉下。這種感覺像敵暗我明,醜態畢露。亞瑟在心裡回答他,我只是凡夫俗子,這樣就夠了。我會在無計可施時躲到愛我的人背後,讓他們把你驅趕出我的人生,只因為他們沒愛我那麼愛我得罪的人,所以債主的眼淚就比較不滾燙,比較不鹹,不苦。一秒前他還想著罪有應得,一秒後又想找健康的人舔傷口。


--

這個故事可能其實是在說為什麼我不想愛人,不想談戀愛,也不想交朋友。朋友之間難免會有不能認同、認可的事,我很難完全不說其實我不同意你那麼做,對我來說那是一種欺瞞;但同樣地我也不想要聽到朋友不同意我的路,因為話說出來就是有意義的。我知道啊,話可能沒意義,但說有意義;但我實在是既不想被人改變,也不想改變別人,不想傷人,也不想受傷。而我又認為受傷時不吭聲是欺騙,友誼得靠欺騙維持的話那也不用友誼了。隨親近而來的,除非互相之間毫無矛盾,否則永遠都是摩擦。我懶得摩擦。有的時候還真的因此寧可孤獨。我不懂為何總是有人邀請我愛他,我已經受夠了。你不知道相愛的人得有相連的命運嗎?那和欣賞完全不同檔次。我知道愛和自衛相衝,愛必須捱過磨合。那麼,我喜歡你這個人,但實在懶得干預你的人生。我的愛很沈重,我自己很清楚;如果你不明白,為什麼不能放過我,去找個比較簡便的人來愛?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