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何時常相別是緣

aph 英蘇 露灣
最近的牆頭是自創
喜歡看別人談人生
別人的人生總是戲

你試試看。

「什麼?」

中島回神,芥川蹲在他面前,懷裡還揣著泉,羅生門的一角緊緊纏著泉的左肘,全黑的,透著隱隱的光澤。如果是任意的別的顏色,那麼……意識太混亂了,稍一留神,這一秒之前的思緒就當機破散,耳機裡似乎傳來誰的聲音,很遙遠,眼睛,很想閉上。

「把所有的眼睛都閉上。你試試看。」

閉上的話,會死還是會睡著?中島堅持著要把神智留在此刻,雖然他也不太清楚這是能為了什麼了,睡意消滅了理性,剩下慣性支撐著身體,而芥川居然要他閉上眼睛,還所有的眼睛,但所有的是什麼?所有的眼睛?

芥川空著的手抬起來,朝中島伸了過來,解下中島的耳機,泉呻吟了一聲,芥川戴上耳機後試著調整重心,姿勢變得有點克難,他乾脆解開箍在泉肘上的羅生門,換一塊乾的部份裹上去,再重新抱好他。

「這不是一個真的空間。這個亞空間寄生在你身上。要離開這裡,要麼是擊破架這個空間的人,但我們不知道他在哪,就算找到了現在也打不贏。」他邊說著邊擦掉泉臉頰邊上一些汗。「要麼你領悟過來這是個幻象,再要麼就得擊破你了。」

芥川說得不鹹不淡,然而中島的腦還在鈍,現在他知道發生什麼事,以及該怎麼做了,可是「你是試看」前的部份卻一片空白,那麼這是真的芥川跟泉嗎?意識又開始不穩了,基地台是不是在什麼很遠的地方……芥川把麥克風拉到嘴邊輕聲說著,太宰先生,太宰先生?但是剛才……應該……耳機……太宰先生在線上嗎?「不要昏過去。」羅生門掐了中島的肩膀,非常地痛,裡頭的骨頭可能破了。芥川也察覺到這點。然而白虎也在很遠的地方……


--

\羅生門承載著傷患*3/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