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何時常相別是緣

aph 英蘇 露灣
最近的牆頭是自創
喜歡看別人談人生
別人的人生總是戲

1 騎士 Rider

中文將 Rider 與 Knight 同譯為騎士,但兩者其實完全不同,前者是如字面意:騎乘者、騎著某物的人,後者則是專指歐洲封建制度中的低階貴族,同時也是武裝職業,有特定的內含,也已定形為一種象徵。雖然在前後文不周的情況下混用兩詞會使理解天壤之別,但後進版本的雷諾曼也有將一號牌釋為 Knight 者,故在此還是姑且譯為騎士,以維持其發散性。但從牌面看,希望遊戲的 Rider 著輕裝,馬也只有裝備簡單的鞍轡,可以推測他就是個騎馬的人,並延伸到牌義:帶來消息、推進行動。

--希望遊戲--

效果:無。
結果:無。

除了這張牌本身沒有特殊效果,也沒有別的牌會將玩家引導到這張牌之外,他似乎比其他牌都還更沒有參與感,因為行走規則是一次擲兩顆骰子、開場時自畫外進入:玩家至少會擲到二,那起點至少是二號牌。行走方向是單行前進、碰底時剩依餘步數倒退而非循環,於是玩家似乎沒有任何機會踩到一號牌。[really?]

--雷諾曼--

牌義:(好)消息,行動、進展 | (good) news, movement

若與希望遊戲的規則關連起來,和愚人彷彿有所呼應:事件的開端,但因為位居畫外,亦可說什麼都還沒開始。

--撲克--

心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