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何時常相別是緣

aph 英蘇 露灣
最近的牆頭是自創
喜歡看別人談人生
別人的人生總是戲

during 208 memo

豪斯走在前頭,一進柯帝的辦公室便開口:「他說謊。是我的錯。」柴斯跟著進門:「別唬爛!你見都沒見過凱拉!」豪斯對史黛西扮過鬼臉:「他喝高了,亂講話,別理他。」「是我的錯!」柴斯捉住他。豪斯吼回去:「不要以為扛責任會讓你更有擔當,你只是在刷存在感!」

柴斯懵了一下,旋即又問:「就算這樣,把問題推到你身上,這事在評委會面前可說不通,他們只會說我太情緒化了。」

「你對自己有點信心吧。不,還是少點自信好了。拜託!那是你爸!你也可以不要說我的部份,就說你爸的部份。你以為世人都像你爸那麼不愛你那樣不得父愛,還是像你不愛你爸那樣不愛父親?說就是了。」豪斯換了口氣。「如果你不惜出賣我也要保住這份工作,我要看到你明天也來上班,還有下週,下個月,跟明年。」

柴斯開始玩他長褲的口袋。「你為什麼不乾脆開除我?跟你共事我真的很痛苦。」

「喔不會吧,現在還痛苦嗎?如果你早點說,我早就開除你了。」豪斯揉了揉額頭。「才怪,那樣我會不能跟你爸還有你的聘約交代。而且說真的,輪不到你決定,你別無選擇。」

「你為什麼不開除我?」柴斯眼球打了個轉,環視室內。「大家都希望你開除我。」

「我不在意,我愛你。呵,卡麥容可嫉妒你了。你也別吃醋啊史黛西。」

柴斯看都不看豪斯了。柯蒂一臉「錯誤答案」地瞪豪斯。

「好吧,我不愛你。這樣有提高我說話的可信度嗎?」

柴斯搖頭,推門離開。等柴斯走出外門,豪斯轉頭問柯蒂:「你真的想要一個孩子?我從二十七歲開始養都覺得力不從心。」

「我以為你跟柴斯醫生沒問題了。」「我也以為我抓到訣竅了。」豪斯坐進沙發。「你可不可以教他如果不想說出老爸的事也不要像個白痴自己扛?」

--
突然覺得如果 house 跟 v 說要開除小貓也是在利用 v 好像很萌:他賭 v 會他說要炒誰就保誰,那他先選小貓,就有更多時間去計劃怎麼保 cam 跟 4man,因為那時 chase 已經爆炸了看起來沒什麼用處,如果 v 要保 4man 或 cam,就很難堅持不開除 chase 了。但這要再看一次那時 house 的表情才能知道這梗站不站得住腳。

评论(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