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有恨何時常相別是緣

aph 英蘇 露灣
最近的牆頭是自創
喜歡看別人談人生
別人的人生總是戲

我想我一直以來……都是本末倒置。我總是認為,只要沒有遺憾,就不會可惜,就可以隨時終止。我可能會想某件已經發生的事要是發生得更熱烈就好了,或是已經發生的某系列事件要是發生得更頻繁就好了,但是,我幾乎很少在想「希望還有下一次」。我以為,那些會期盼下一次的,都是因為想要完成一些未完成的事,尤其是曾經錯失過什麼時機的。那些人,他們沒辦法,每次都做出最逼近極限的決定。我也經常做出錯誤的決定,但是,沒有一次,是因為說謊所以選錯了的。

可是,或許其實是因為,我的確很少做值得後悔的事,但未來本來就不存在在我身上。所以我當然不會去想未來要怎麼樣,或是如果未來不會來該怎麼辦。對我來說,時間只有現在跟過去,現在會不斷發生,立刻成為過去,而我能做的,只有接受接連撲面而來的現在,接受之後,又很快失去。沒有任何一刻光陰,會為我停留。

很偶爾的時候,我會感覺到自己和未來聯繫了起來。我曾經遇到一個人,當他說活著很好的時候,我也覺得。但那個人也沒有為我停留。我很快又和未來失去關聯,我很快又回到以死亡為唯一目的的生活裡。

我又遇到了一個。他也不想要待在我身邊。

在其他的時間裡,在連續的進行式中,在斷斷續續的離別與重逢之間,我也有許多喜愛的朋友。但沒有一個令我感到可惜,他們都只是過去,頂多是從不放棄我的現在。然而,我知道他們永遠都沒有辦法接近我、改變我。他們永遠都是別人。

我並不想要為了活下去而擁有某個人,但是,除了「為同行者爭取死的權利」這一種抗爭之外,只有某些非常稀有的人和關係能夠撼動我。除此之外的喜樂都與之後無關。

我希望有一個人,有一件事,讓我不只願意而且想要活下去。不用很多,只要一個。

這很難。

沒有的話,所有的愉快和喜樂,都只是漸漸讓已經經歷的人生變得更加黯淡。因為我明白感受到自己不惜拋棄那一切,我知道我是多麼地無所謂,而那些人的心,對我來說真是一點意義也沒有。我希望我是個好人,但所有的愉快與喜樂,後來都會告訴我,我不是,因為,我不介意,不珍惜。我喜歡,感謝,但我還是不在乎。

我希望做很多很多的壞事,你們都討厭我,都不要原諒我,這樣你們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好難過的。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