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黑水晶

蕭窕帆

寶石 青幽磷黑連續大四角 磷all 其他一切好

aph 英蘇 露灣
其他有的沒的

關於睡眠 (乙) 暫時停更

決定休到年後,中間努力啥都不寫。丟一下後面的哏,以免最後我就沒寫了(哦)


1. 黑寶與老師


「老師,

磷的疑問是真的嗎?以前青金也」

「祕密是存在的。」

「這樣啊……

老師。」

「怎麼了?」

「……

我並不想知道秘密是什麼。」

「你知道是什麼嗎?」

「……

青金信任我。

……大概。」當我說「我認為誰也不會回來。」,老師回答的「對不起。」,並不只是對不起不能允許把青金石的頭接給磷,對不對?

「這樣啊。」

「而我……信任老師你,所以我……

但是同樣的疑問,又被提出了,我……」

「讓你不徬徨的,就是值得你信任的。

上次的猶豫,讓你失去,那這次就不要再猶豫了。」

「老師。」

「如果你不知道我的願望是什麼,就不知道我在什麼方向上,也就沒有辦法背叛我了。」

「老師……

我不知道……」

「慢慢來,磷葉石一定會等你的。」

「老師!」

「無論是你,磷葉石,青金石,幽靈水晶,還是大家,我都有先對不起的地方。

所以,你們不會對不起我。你們總是對得起我。」

「不要這樣……我不想不信任您。」

「……不會的。如果你相信我的道歉,才認為我有先對不起你的地方,那你還是信任我的。」

「……不要這樣,老師……我不會再問了。」

「我愛你,而你不必因為無論如何我都愛你,而感到愧疚。」


「老師,我不想再管理長期休養所了。」 



2. 黑寶與磷

春天了,黑水晶休眠,在磷葉石房裏。

時常夢到「天氣好好噢。你怎麼在睡?怎麼睡在這裡?」



3. 辰砂與黑水晶


隔年冬天「早安。」


一次戰鬥中辰砂兩腿都斷了。

 

「我千辛萬苦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害你自暴自棄的啊。戰鬥員受傷本來就是難免的。雖然由我來說實在有點奇怪,不過你除了心理上,實際上也多依賴別人一點吧。

是說你個性和一年前比起來好像有點變了啊,變得經常猶豫不決,欲言又止,很委屈的樣子。雖然你可能變得非常不喜歡自己了,不過那個笨蛋一定會喜歡你到你煩的啦。不用擔心了。

而且啊,」

用水銀做了小小的磷葉石,最初的長相的,往黑水晶走了四五步,一副想對他頤指氣使的樣子,但琢磨了兩下,身體變化成前年過冬後的模樣,眼神冷僻,不時又拋幾個躑躅的眼光給黑水晶,最後如同他去年晚秋初冬對黑水晶畢恭畢敬惟命是從的態度,鞠了的深深的躬,辰砂模仿磷葉石那時的語調道:我在努力儘快甦醒過來,抱歉讓你孤單。俏短的頭髮還維妙維肖地些微下垂。黑水晶見之一時覺得左胸口的晶體震盪了下,還有好笑:這未免太精巧了吧。他抬起臉看見辰砂長著食指細細地牽動著那個液體人偶磷葉石,對自己露出靦腆的笑容。




4. 老師與黑水晶


「如果我沒對青金賭氣,好好掩護他,他就不會被打中。如果我更敏捷一點,更可靠,就能帶幽靈逃走。如果我更信任磷一點,他就不用去撿我的手了。我既不值得信任,也不信任別人。以前我失去了,我想往前看,結果我做的,好像又讓我失去了以後。

如果去年裝的是我的頭,也許磷早就醒來了。反正也沒有人會介意;但是辰砂卻那樣說──」

「黑水晶,就算裝的是你的頭,也一樣會有情感問題。對你來說,別裝青金石的頭,會比較好。但若是你不介意的話,那麼對我覺得磷葉石來說,與其裝你的頭,不如裝素未謀面的青金石的頭,會比較好。」



--

沒了

有時我覺得黑寶起初對磷想要跟月人溝通這麼反感,是因為青金以前也這樣,他PTSD(相對的郭郭一直採取直接支持青金石的立場)

希望我過了個年就咻咻寫完,lot的帳號密碼也好了

我搬家去

评论

热度(17)